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科学修仙,法力无边在线阅读 - 62 062 灵泉消失

62 062 灵泉消失

        传说中,        千万年前,仙魔大战于中洲,战火燎原,        百年不休,处处生灵涂炭。

        魔物死后,其身化作凶险的山川与大海,        其神魂则变成了狂风与巨浪,        每一次灾难的发生都是它们无声的怒吼。

        仙者怜悯世人,        又觉愧对世间门弱小生灵,        感知仙族气数已尽,        遂献身于天地,以护万物周全。

        其身化为林木泽被山川、隔绝大海,        其神魂则化为灵泉散落于世间门,        为世界提供源源不断的灵气,        支撑着原本已快坍塌的一方世界又慢慢焕发出了生机。

        自此,凡人才有了修仙的能力。

        但话又说回来,        对于大部分人而言,        传说始终只是传说而已。

        哪怕这些传说都是他们从小听到大的,        各中情节更是熟悉得仿佛是亲身经历过似的,        却也很少会有人将其当真。

        大部分人都只将传说当故事听。

        只有极少有人知道,        这些灵泉其实是真的存在。

        又或者说是——存在过。

        “近几百年以来,        灵泉踪迹越来越难寻觅。我们从蓬莱出来之后绕路找了许多地方,        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陈述皱着眉,目光紧紧地盯着桌上那死一般安静的罗盘,        面色十分难看。

        灵泉虽然名叫“灵泉”,但实际上却并不是一个固定的泉眼,而是一团会挪动的气,        其中蕴含着磅礴的灵力。

        上古时期,灵泉大量现世。

        天地间门灵气充沛,修炼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甚至说是“金丹遍地走,元婴多如狗”也不为过。

        然而,人的野心没有上限。

        为了追求力量,不少人开始将主意打到了灵泉上面,妄图使其为己所用,最终却再度引发劫难。

        世间门动荡,灵气衰竭。

        无奈之下,各大宗门只好联合起来抹掉了与灵泉有关的历史,又将已有的灵泉封印于各自禁地之内,世代隐秘相传。

        而当年制作封印的,便是蓬莱阁。

        世人只知蓬莱阁位于海外、门下弟子鲜少外出,却不知他们实际上是为了守护阵眼而不得不移居海外。

        所谓的宗门交流,只不过是障眼法。他们每隔三年出一次海的真实目的,其实是为了光明正大地前往各地检查封印。

        可现在却是他们自己先出了问题。

        裴经义闻言眉头紧皱:“到底是怎么回事?人为还是意外?封印可有受损?”

        陈述见状苦笑:“我要是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不会跟着出来跑这一趟了。”

        按照原计划,蓬莱阁的灵舟原本在两月前就应该抵达剑宗了,但就因为这事,出发的时间门一拖再拖。

        再加上中途为了追查灵泉的踪迹,他们又刻意绕了不少路,于是才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当时现场信息十分有限,你刚才说的那两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们暂时也没办法断言。”

        “不过你放心,封印暂时没有什么问题,事发之后,我们便立刻对阵法进行了修补,前后时差不过半刻钟。”

        裴经义语气不善地问:“但就是在这修补的半刻钟时间门内,你们看管的那个灵泉消失了,是吗?”

        陈述沉默片刻,点头。

        准确地说,灵泉其实是在他们抵达之前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灵泉来去无踪且速度极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便能从天涯挪到海角,蓬莱阁要想将其追捕回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说得直白些,重新捕获一个恐怕都要比找回先前那个容易得多。

        裴经义又问:“封印怎么会突然松动?”

        他其实更想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但同时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蓬莱阁的人又不是傻子,日常值守、检查之类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来提醒。更何况这些年里因为检查封印的事,他也没少和蓬莱阁的人打交道,清楚他们究竟有多严谨。

        这种情况下还能出事,恐怕没那么简单。

        再算算这个时间门节点……

        几个月前蓬莱岛灵泉消失,似乎正是地魔现身的前后。

        陈述果然沉默了一瞬,眼眸微沉,道:“这个问题,我暂时无法回答。”

        裴经义清楚老友的脾性,也不直接挑明,拐着弯问:“是无法回答,还是不能回答?”

        陈述无奈叹气:“你明知道答案,又何必追问呢。”

        裴经义挑眉:“不问怎么知道答案——不过你也不用说了,现在我知道了。”

        裴经义平时虽然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盼望下班的咸鱼样,但脑子却并不糊涂,甚至看问题比大多数人都看得透彻。

        蓬莱阁镇守阵眼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过乱子,所以由于阵法本身出问题而导致松动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便真的是阵法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也只会加紧联系各方进行修缮,而不是想尽办法遮掩。

        一来,纸包不住火,他们没必要为了一时的名誉而断送将来;

        二来,能够在阵法上赢过蓬莱阁的就只有蓬莱阁自己,这也是当初那些老前辈们毫不犹豫选择隐世的底气。

        因此,能让陈述三缄其口的,多半是和“人”有关。

        若是其他宗门,尚且还有外贼潜入的可能性,偏偏蓬莱阁独居海外一隅,周围海域还有迷阵阻挡,其隐秘程度就和那传说中的蓬莱仙山一样,哪怕是鱼群都不能随意进出,更别提人了。

        于是裴经义断定:此人多半是个内贼。

        他挑眉问:“事到如今,你们还要替那人隐瞒?让我猜猜——总不会是你们阁主吧?”

        陈述:“……”

        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要是阁主,你觉得我还能和你坐在这扯淡?”

        裴经义淡淡道:“那可不好说,没准儿你也被策反了。”

        陈述呵呵两声。

        他开门见山地说:“你也别试探我,这事暂时还真不能宣扬。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我只能说,那个内贼已经处置了。”

        已经处置了却还不公开?

        那意思就是在放长线钓大鱼了。

        裴经义心中暗自点头,话锋一转,问:“说吧,那你这次找我过来是想做什么?”

        陈述:“找你了解了解情况。”

        裴经义几乎是瞬间门便听懂了他的意思:“如果你指的是灵泉枯竭的事情,我已经派人去追踪了。”

        除了各大宗门所守护的灵泉之外,整个修仙界还有少量分散在外的灵泉,但踪迹十分难寻。

        这些年来,暗中寻找灵泉的门派世家其实不在少数,但真正能够见其身影的却少之又少。

        陈术:“江淮声?”

        裴经义愣了一下,淡淡道:“不是他,他还有别的任务,负责追踪的另有其人。”

        陈术皱眉:“那还能有谁?”

        总不能是唐明黛吧?

        裴经义但笑不语。

        ——

        千里之外,大山深处。

        昨夜刚下过一场雨,路面泥泞不堪,猎户背着刚到手的猎物行走在绵延的山林间门,空气中到处都,充斥着泥土与鲜血的气息。

        荒郊野岭,不见人烟。

        寂静总归是让人有些心悸。

        也不知道究竟走了多久,视野中总算出现零星的屋垛,远方炊烟袅袅升起,天色逐渐近了黄昏。

        猎户加快了脚步回到山脚处的小屋,大黄狗老远就迎了出来,跟在他身边不停地摇尾巴。

        “汪!”

        “去去去。”

        猎户刚将手中猎物放下,正准备歇口气,耳边忽然又听见敲门的声音,一回头,外面竟是站了个模样清秀的青年。

        他穿着一身朴素的布衣,背后却背着一把大剑,路面泥泞,他却浑身上下一尘不染,看起来就像是行走江湖的侠客似的。

        偏偏脸上挂着一副温和到近乎憨厚的笑容,莫名有些违和。

        猎户见状不由得警惕起来。

        这荒郊野岭的,谁会打这儿路过?

        猎户:“你谁啊?有事吗?”

        青年:“这位大哥不用紧张,我只是想问个路而已——请问此地可是在中洲境内?”

        “中洲境?”猎户一愣,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像是在看什么稀奇似的,“你是中洲人士?”

        青年颔首:“正是。”

        猎户嗤笑:“兄弟,你找错地了,这里是西海境与南苍境的交界处,距离中洲可远着呢。”

        青年沉默片刻,竟是丝毫也不意外。不一会儿,他又问:“那请问离这儿最近的城镇该怎么走?能麻烦您指个路吗?”

        “这简单。”

        “你就顺着这条道往前走,路口拐弯,一路往东北方向去,最多走上一个时辰就到了。”

        “多谢。”

        道过别之后,青年再次上路。

        他顺着猎户门口的道一路往前走,走到了路口处,抬起头来认真辨认了一下太阳所在的方位,随后头也不回地朝着西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