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快穿]他来自诸天万界在线阅读 - 第330章 虐文女主的父亲(04)

第330章 虐文女主的父亲(04)

        的确,        从京市前往柳市的列车每日一趟,都没有满员。第二天陆繁星去买票,很容易就买到了两张卧票。第三天陆繁星抱着陆新嫚,        和谢兰一道儿坐上了前往柳市的火车。

        柳市属于市级城市,相较京市肯定没那么繁华。不过还好,相较周边县城还是很繁荣的。从柳市到石头沟,需要换程。

        首先汽车,        然后再......牛车。

        陆繁星等人抵达柳市的时候,不巧已经下午4点过了,        这个时间点,        汽车倒是有,        但是吧,牛车肯定是没有的。只能选择当天在柳市的招待所住一晚,        等明天再坐汽车,又改坐牛车到石头沟村。

        90年代的时候,        连通全国的各大枢纽,        还在如火如荼的建设当中。像什么高铁什么特快列车啊,        那是2000年以后才会有的。

        像陆繁星他们这回乘坐的火车,        便是老铁皮火车。绿色,        环保,        速度呢,        不快不慢。反正从京市到柳市,用时两天一夜。

        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反正等下了火车,在招待所安顿下来,        整个人都感觉精疲力尽的。当天夜里,        陆繁星一家三口在招待所里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起个大早,一起去国营饭店吃了早饭,然后买票到石头沟村所属的县城,再从县城坐上前往石头沟的牛车。

        赶牛车的大爷,就是石头沟的人。姓牛,都叫他老牛头。对于谢兰,他还有点点印象,就是记不清长相,看到谢兰的第一眼,觉得谢兰很眼熟。

        还问谢兰和陆繁星拖家带口的去石头沟村是走亲戚,还是去吃席。

        “吃什么席?”上了牛车,陆繁星问老牛头。

        “赵家阿奶死了。”老牛头赶着牛车还抽空感叹连连。“可怜爱军和爱玲俩兄妹,小时候失去父亲,生母又为了回城不要他们俩,就靠赵家阿奶辛辛苦苦将他们拉扯大......”

        谢兰15岁下乡,17岁嫁给赵爱国,同年生下赵爱军,生赵爱玲没隔几个月就传来赵爱国因公殉职的消息。

        22岁考上大学,25岁大学毕业后与小了她三岁的陆繁星结婚,28岁的时候与陆繁星生下女儿陆新嫚。

        也就是说,生下陆新嫚的时候,赵爱军已经11岁,赵爱玲9岁。现如今陆新嫚5岁,赵爱军已经16了,已经算是成年人,能够当家做主了。

        谢兰却不觉得,她很伤心。主要是那句‘生母为了回城不要他们’,当初考上大学,她是想带着一双儿女去读大学。可是前夫的寡母要死要活,说谢兰带着孩子走,是要了她的命,想断了赵家的根。

        又有同村人的偏帮,谢兰一个下乡,根基不牢的知青又有什么办法。只能撇下孩子去京市读书。如果谢兰真的从此抛下孩子不管,那么就不会不间断的每个月寄5块钱。前夫的寡母却到处传,谢兰抛下孩子不要了,这心啊......就没有起好,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一个糟老婆子,全心全意的养育孙子孙女,又能养多少年。论谁先死,肯定她最先死。

        瞧瞧现在,赵爱军和赵爱玲兄妹俩才多大,她就死了。而且没想过通知谢兰这个生母,是想着赵爱军已经16了,可以独挡一面,照顾比他小两岁的妹妹和料理好家?

        谢兰激动万分,抓住陆繁星的胳膊,就急呼呼的道。“她怎么这么说,我一直写信,甚至每个月都给她寄5块钱,她怎么能说是我不要爱军爱玲了?”

        ——这个问题不好说啊,先前已经分析了赵家阿奶,之所以如此选择的原因所在,他倒是知晓,但是吧,当着外人的面儿说给谢兰听,多多少少有点儿不合适。

        想了想,陆繁星干脆就道:“没了儿子,儿媳妇又要为了自己的未来努力奋斗,害怕让你带着孩子上学后,会带着孩子一去不回头,就留下他一个孤寡老太婆。人之常情,可以理解,却不能原谅。”

        前夫死了,谢兰成了寡妇,难道就只能选择守着婆婆和孩子过日子?她就不能追求属于她的未来。

        谢兰没有错,唯一错的,大概就是当初没有坚持,哪怕前婆婆再怎么耍泼,再怎么哭诉哀求,都坚决的把孩子带上,把自己不放弃孩子的决心摆出来,难道前婆婆一个寡妇还能强硬过谢兰?

        再豁出一点,前婆婆要是敢闹,就找知青办的解决。说白了,前婆婆就是欺负谢兰一个外地人,要是谢兰是本地人,带着孩子带着抚恤金改嫁,量前婆婆都不敢说什么。

        偏偏谢兰心软了,体谅前婆婆的不容易。反倒是前婆婆在儿女面前,极尽诋毁,破坏孩子心中有关生母的形象。

        这是及其低劣、恶心的行为。

        就和后世夫妻离婚,只要妻子那一方没有带走孩子,哪怕按时给抚养费,丈夫一家子都会在孩子面前说,你妈不要你,跟着别人跑了。

        人性中的劣性,展露无疑。

        懒得去多说什么,主要是赵家阿奶已经死了。死者为大,哪怕她有再多的过错,在死亡的掩盖下,都会烟消云散。

        说什么呢?

        怨恨吗!

        是该怨恨......

        却只能放下,怨恨的对象已经不再了。

        陆繁星递给谢兰一条手绢,示意她擦擦眼泪。

        赶车的牛大爷震惊得不得了,万万没想到他觉得眼熟的妮子,居然是离开石头沟村多年的谢知青,不免有些尴尬。

        为自己,也为到处传闲话,说谢兰丢下孩子不要的赵家阿奶羞愧。

        “那个谢知青啊,俺都是听亲戚说的。”牛大爷想了想道:“爱国那娃死了,你改嫁再婚无可厚非,俺们能理解。还每个月给爱国他娘寄五块钱回来,有心了。”

        谢兰用手绢擦着眼泪。“她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写过好多次信,可她没有回几次,唯一的一次回信,还是说孩子不愿意见我,让我安心过自己的日子。”

        “当时新嫚他爸离家出了意外,又赶上公公去世,我要处理丧事又要照顾新嫚,就只想着写信问问爱军、爱玲的近况。哪里想到......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她会这么说我。”

        “都过去了。”陆繁星只能这么安慰谢兰。“等见了爱军还有爱玲好好解释,我相信他们会理解的。”

        “对头,你现在的丈夫,说的话对头。”牛大爷想想又说:“谢知青不是说离开后,还每月寄5块钱回来嘛,只要有汇款单,就能证明谢知青你没有说假话。俺看你现在的男人挺好说话的,接走爱军、爱玲兄妹俩一起生活,估计也能和和气气的。”

        谢兰擦着眼泪,认同的道:“繁星的脾气的确好。”

        “夫妻之间要懂得互相包容,互相尊重。”陆繁星突然说起了情话。“阿兰你的过去,我没能参与,可是未来我希望和你共同进步,共同创造。”

        谢兰点头,和陆繁星相视一笑。

        赶车的牛大爷不自在的挪了挪身子,继续扬着鞭子,赶着牛车。大约又过了2个小时左右,终于到了石头沟村。

        而此时,干干瘦瘦的赵爱军正在和人打架。和他的妹妹赵爱玲有关。赵爱玲已经14岁了,在农村,属于大姑娘了,有的人家甚至已经订婚,就等着成年后出嫁。

        赵爱玲肯定是没有订婚的,就是吧,赵家阿奶死的时候不太凑巧,连兄妹俩的亲妈到底‘改嫁’到了哪儿都没有说,就暴毙了。再者赵家阿奶在世的时候,除了对待谢兰的态度上,有点儿癫狂外,讲究的是以和为贵。难免她突然死了后,没有娶不上媳妇儿的人家,将主意打到赵爱玲的身上。

        赵爱军干架的人家,就是趁机打主意的烂人。

        赵爱军相信自己的奶奶,干不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但可惜赵家的人丁历来不兴旺,所以打起来后,一时半会儿都没有人来阻拦。

        甚至还有好事者,在一旁看热闹。

        谢兰、陆繁星到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幕。谢兰一声尖叫,陆繁星就赶紧将陆新嫚往谢兰怀里一塞,直接上前,帮着被压着挨打的赵爱军,将欺负他的人揍得鼻青脸肿。

        一时间,鬼哭狼嚎,打了小的又来小的,当真是至理名言。这不,陆繁星还没有跟眼带疑惑看着他的赵爱玲解释自己的身份呢,那些个欺负人不要脸的人家,就找上了门。

        谢兰直接气炸,喝骂道。“你们怎么能这么欺负人?”

        其他人一瞧谢兰,首先的印象,还是这人好熟悉。再一想,咦,这不是考上大学离开后就没再回来,将一双儿女丢给婆婆照料的谢兰吗?

        怎么?

        赵家阿奶去世的时候,通知了谢兰,让谢兰接孩子?

        这不像赵家阿奶的性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