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一剑吞鸿在线阅读 - 429章 人情反复,世路崎岖(上)

429章 人情反复,世路崎岖(上)

        山川同域不同天。

        隶属于华兴郡的都源县,东靠渤海、西临丰毅、北接凌源城,海产丰富,景色宜人,与同样隶属于华兴郡的凌源县,完完全全是两种风景。

        说起都源县的由来,充满了一丝传奇色彩。

        在春秋战国时,都源县属燕地。传言,当年大秦始皇帝嬴政横扫六国后,为了宣威严于天下,曾东巡至此,巡到碣石,刻碣石门,为寻求长生不老,他派燕人卢生、韩终、侯公、石生等方士入海求仙,为了接洽出海之人,嬴政在此驻扎了万人军队。

        不过,随着秦失其鹿、天下逐之,这支军队并没有补充新的成员和战力,长而久之,军中将士们退出现役后,便纷纷在地此安了家,及至刘邦开国立汉,听闻此处有驻扎,派兵来此一看,这支军队已经全部变成了当地的农户、匠造和商贾,在此繁衍生息起来。

        老秦人朴实无华,注重实干,历经五百年春华秋实,一座富庶繁荣的海边城市,就这样在渤海湾里诞生了。

        都源县原属幽州辽西郡,二十年前,当今天子刘彦重划九州,重定郡名县界,这里便被赐名都源,意为天地大气萌生之地。

        而斥虎帮的巢穴,便在这都源县治所,临山望海的秦皇城。

        秦皇城西,山间林涛隐隐,流泉飞瀑,宛若置身梦境。

        秦皇城东,渤海滔滔,一望无际尽是苍茫。

        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秦皇城和大多临

        海城市一样,有数不尽的鱼虾蟹肉,铁板蟹、干贝、海蝗鱼、梭鱼、墨斗鱼、带鱼、鱿鱼、海螺、毛蚶等贝壳类海鲜品种繁多,集渤海湾海味产品之精华,足可令游人大快朵颐。

        经过数日疾行,刘懿和乔妙卿并肩策马,站在了这座秦皇城外。

        刘懿从第一次随东方春生北出凌源山脉游历至今,时间已经足足过去了五年,经过磨砺,刘懿虽然依旧英挺如松,但身上凝聚了一丝沧桑风尘,让人见之颇有少年老成之感。

        婚后的乔妙卿依然那么美,美的不可方物,她要挎‘魁罡’,洒脱爽朗的英气中沉淀出一种正值青春年华的独特风韵,披肩的三千青丝变成了高高挽起的发髻,秀丽的莲蓬和窈窕的腰身略微丰满了几分,就像中天的一轮明月,舒缓安享,而又明艳无比,那双永远如澄澈般湖水的眼睛,散发着专属于年轻人的炽热光芒。

        一进城里,嘴上闲不住的方和喜好游玩的苗一鸣,便叽叽喳喳开始说个不停,两人言谈投机、臭味相同,一点也没有筋疲力尽的意思。

        刘懿与乔妙卿并肩在前,身后平田军雄兵八百紧紧跟随,英姿飒爽,这行头,让刘懿和乔妙卿多了三分金马玉堂的朝廷贵气。

        此刻刘懿表情不温不火,却始终挂着微笑地看着两人。

        此番出行,除了夫人乔妙卿,随行之人有将军府参军方、中郎将周抚、已是卸甲境界的

        云一和苏地,除此,刘懿经过思考,还特意从望南楼唤出了苗一鸣。

        对于这些人,刘懿自有他的用意,乔妙卿自不必说,来她的老巢办事,自然要带上她,况且此一行,就是为她而来;推碑境界的周抚桀骜不驯,又是自己的先锋大将,拉出五百骑兵出入江湖练练手,褪去三分锐气,自然有这个必要;以贫农出身、双双入境卸甲的云一和苏地,仅带了三百士卒,此行主要是领他们出来见见世面,增长一下才干,能为他们俩弄到一两本秘籍,那是最好。

        至于连大斧都拎不起来的方和苗一鸣嘛!刘懿便另有安排了!

        想罢,刘懿转头看向始终闷闷不乐的乔妙卿。

        刘懿嘿嘿一笑,挑逗道,“书中说,秦皇城每到夜晚,海上生明月,江河书画里,人伴海潮生。好一片美景啊!可惜现在不是晚上,若是晚间,我与夫人清风明月下酒,举樽对饮,岂不快哉!”

        乔妙卿默不作声,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刘懿微微侧头,笑道,“人说沿海而居,自然能养出君子浩然气。你觉得呢?妙卿。”

        乔妙卿低头不语,没有搭话,素来活泼的她,足足沉寂了好一阵儿,才转头看向刘懿,声音凄婉而曼妙,“小应龙,今日要死人了,是么?”

        刘懿犹豫了一下,旋即开口道,“人心不是面团,可以随意揉捏,一旦人心离散,就很难收拾。况且,权力更迭,哪

        有不流血牺牲的呢?”

        乔妙卿默不作声,只是又一次轻轻点了点头。

        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刘懿的心情不知是悲是喜,混江湖混江湖,最开始混的是血雨腥风,后来混的是人情往事,到最后,还是要混会血雨腥风!

        刘懿伫立当场,轻轻叹息:若从当年望北楼大火,自己随东方爷爷北出凌源山脉那年起,便算入了江湖与庙堂,如今已近六年,这六年啊,从自己身边一闪而逝的人,可太多了,那些有意无意欠下来的人情,可也属实太多啦!

        ......

        今日之刘懿,之所以陪乔妙卿大张旗鼓地来到秦皇城,名义上是新婚探亲和游玩,实则是为斥虎帮而来。

        斥虎帮正面临分崩离析的危机,需要平田军这股强大外力,来帮助小娇娘收服人心,不,是降服人心!

        原来,斥虎帮虽然是江湖帮派,却又有些于江湖。

        斥虎帮的前身是天子十二内卫中擅长侦查刺杀的长水卫,十几年前,还是长水中郎将的塞北黎,奉天子刘彦之命,带领当时的全部长水卫隐入江湖,执行任务,江湖上这才有了斥虎帮的名号。

        斥虎帮发迹于庙堂,崛起于江湖,最后还是要回归庙堂的。

        斥虎帮在都源县安家的十几年里,不断接受着天子指派的各种任务,在天子的幕后支持下,斥虎帮得以在江湖上实现飞速发展,仅仅十几年,便成为叱咤一方的江湖大帮。

        但是,

        天子和斥虎帮,存在一个致命的弱点。

        那便是:同长安城的牵线搭桥,历来都是帮主塞北黎和现任长水中郎将李长虹两个人之间的事儿,在塞北黎壮烈殉难后,斥虎帮从一定意义上讲,便同朝堂失去了联络,朝廷也没有主动派人联系过包括乔妙卿在内的斥虎帮任何一人。

        换句话说,他们都成了无根的浮萍,回不去家了。

        乔妙卿继位斥虎帮帮主后,曾尝试着联络李长虹,可京畿长安那边儿渺无音讯,连个屁都没放。

        小娇娘毕竟闲散惯了,遇事一时间拿不定主意,这一下子,斥虎帮群龙无首,主心骨又是个柔弱女子,一时之间,仅剩不足三百人的斥虎帮众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当初,追随塞北黎遁入江湖的斥虎帮士卒们,个个心怀家国大义,为了天子宏愿,他们甘愿放弃长水卫的官职和身份,潜入江湖,十六载光阴流逝,这群人,都老啦!也倦啦!

        倦鸟当归林,岂曰人乎?

        于是,斥虎帮的帮众们纷纷在心里打起了小算盘,有人想直接进京面见天子,重新回到长水卫任职;有人想就此隐退田园,从帮里取一笔钱,回到沧州老家务农种田,从此不理世事;有人想彻底脱离庙堂,振兴斥虎帮,彻底成为逍遥自在的江湖人。

        归根究底,在塞北黎亡故后,斥虎帮的人心,就这样此散了!

        这些事情,若不是刘懿和乔妙卿结成连理,以

        小娇娘倔强孤傲的性子,才不会说,可如今两家人变一家人,也就没什么难以启齿的了。

        况且,君子一诺值千金,刘懿当初答应塞北黎要帮他保全斥虎帮,可不只是单纯的空口白话而已。

        所以,刘懿便来了!

        ......

        隔了半晌,回神后的刘懿见乔妙卿面露伤心之情,心中不忍,还是出口拊循道,“妙卿,放心吧!能陪乔帮主走到今天的,都不会是不忠不义之人。只不过帮主新丧,诸人一时间没了头脑和方向,自然会有些焦躁不安,我让方去讲几个荤段子,逗大家伙乐呵乐呵,也就好了!”

        “真的?”乔妙卿怔怔站着,触目柔肠,一脸期盼地凝视刘懿。

        刘懿握住她柔嫩似春荑的双手,真诚说道,“妙卿,我不能骗你。江湖之人多耿直刚毅,认定了道理就会追随下去,所以,今日之局,我恐也掌控不好。但是,我可以保证,尽全力做到两全,能不见血,尽量不见血!”

        说到此,刘懿双目忽然杀意凛然,“但是,如果真的有人冥顽不灵,我不介意送他到下面和乔帮主解释一番。”

        小娇娘点了点头,神情凄婉,“都是看我长大的叔叔,小应龙,你要答应我,将来能不让他们死,那最好就一个都不要死!”

        刘懿淡淡地道,“雕鹰不与燕雀共飞,麒麟不与狐鼠同林,不是一路人,任你如何揉捏,终是走不到一起的。”

        乔妙卿

        默然,她知道刘懿没有骗她,可她多希望刘懿能够骗她这一次,一次就好。

        刘懿读了一顿,他正了正头上的旧木簪,顺便点了点了头,算是回应,又问道,“只不过,如果斥虎帮从此消失在江湖,你,不后悔么?”

        “本就不是江湖人,何不返身做汉臣!”小娇娘对此倒是看得开,勉强舒颜一笑,“我做你平田军中的斥虎校尉,叔叔们也算重回军旅,待你平定江锋狗贼,上表朝廷请赏,可不要忘了这些叔叔们啊!他们随爹飘零半生,也该求个名分,解甲归田,安心养老了!”

        “当年长水卫倾巢入江湖,二三十年光阴,倏忽既逝,而今只剩不到三百好汉。造化弄人啊!”

        刘懿长叹,“斥虎帮本就是陛下放在江湖上的一颗暗子,虽然不知道所用何为,但也该让他们落叶归根了!”

        乔妙卿听完此话,心中大为感激,转身立刻向刘懿施了个万福。

        这是两人相识以来,乔妙卿第一次对刘懿施礼,倒让刘懿有些受宠若惊,不知所措了。

        “怎么说我也是斥虎十二刺客之一,帮中有事,怎能无我参与?哈哈。”

        刘懿攥了攥腰间的‘辰’佩,扶起乔妙卿,捏了捏小娇娘的鼻子,挑逗道,“慈母多误子,悍妇必欺夫!怎么,妙卿嫁了人以后,突然变温顺了?”

        乔妙卿撇了撇嘴,轻轻给了刘懿一拳,“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刘懿啧啧嘴,“一

        次便够啦!”

        乔妙卿妙目深情,看着刘懿,眼中尽是信任。

        两人不再言语,驻足望向不远处的一座名为‘长水’的钱庄,那是斥虎帮的大本营,也是乔妙卿从小玩到大的家。

        看着眼前的钱庄,忽然,刘懿心中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一种自己生来既是棋子、命运始终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感觉,似乎这一些冥冥之中早有指引,指引他入仕,指引他平田,指引他对抗江峰,指引他来到此处。

        这种感觉虽然一闪而逝且没有依据,可还是令刘懿隐约察觉到了些什么,心中开始焦躁不安了好一阵。

        也就在此刻,隐在刘懿体内的紫气东来,忽然充斥了刘懿的丹田气海,心念之中,紫气缭绕不绝,金黄交错之间,自己略微紧张的情绪缓缓平复,给刘懿一种我自空灵之感。

        刘懿深深呼了一口气,旋即无奈一笑,紫气东来可开灵启智,救命于生死一线,可在平常,这功法除了让脑子变得灵通些,没什么鸟用。

        突然,刘懿猛然清醒,紫气东来除了开灵启智,还有预警的奇效。

        看来,刚刚是有人要对自己不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