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从北朝世子到南朝国士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五章 韦然冷箭杀元保

第一百七十五章 韦然冷箭杀元保

        在听到太医的话之后,杨兰当机立断,唤来袁慕之和萧义。

        看到杨兰面色沉重,二人心中暗道不好。随后杨兰眼含泪水的告诉二人:“陛下龙体欠安,乃日夜操劳所致,如今一切都得看天意。”

        听到看天意三个字,二人心中便已了然,萧炬之病非同小可。

        随后袁慕之说道:“如今之计,唯有先封锁消息,就说陛下乃操劳过度,需要静养,目前之前造反的诸王皆被关在宫中,此时更应严加看管,避免有人与他们联系。”

        袁慕之所担忧的乃是有人趁此机会作乱,毕竟如今朝廷大军在外,建康城内最高的战力则是萧炬的御林军,若是有人假借萧炬手令,城内无人可以抗衡。

        看到杨兰点头之后,袁慕之又说道:“所有人不得随意进出宫中,也劳烦湘王在这段时间居住在中书省。”

        萧义虽然略有不满,但是眼下非常时刻,也只能点头应允。如今萧炬病重,最容易登上皇位的就是萧义,故而袁慕之和杨兰对其有所防备也实属正常。

        “招秦王回建康,首先秦王手握重病在外,陛下病重。令其归朝也是人之常情,秦王回建康之后,想必心有叵测之徒不敢轻举妄动,其次掉京口,石头城,东府之兵入建康,拱卫城门,这段时间之内建康城内戒严,对进出建康之人都要仔细盘问,不可走漏了风声。”

        此时韦然正在围攻悬瓠城,自从击溃了宛城援军之后,悬瓠周围的郡县尽皆落入韦然之后,悬瓠如今已经是孤城一座。

        南齐大军日夜不休的攻城,令悬瓠守军疲惫不已,甚至有士兵在守卫之时因为过于劳累还跌落城墙之事发生。

        元保在城内也是胆战心惊,韦然先前挖掘地道,甚至一举杀到了城内,幸好被守军及时发现,才将南齐士兵打退了回去,不然如今情况已经万难。

        韦然之所以不在此处采用以往毁坏城墙的攻城方式,乃是因为悬瓠乃是战略要冲,此地离秦军近,离齐军远,若是毁城,短时间内难以筑城,故而只能强攻。

        但是久攻不下,韦然也颇为焦急,无奈之下,他将目光转向了惊天弩,此弩乃是根据当初周循在番禺为了刺杀韦然还研制的巨弩改造而成,为了便于制造,精简了些许,虽然威力不如之前,但是更为灵活。

        韦然思来想去,决定用此弩射杀元保,乱了悬瓠军心,于是韦然令人修书一封,射入城内,想要约元保一谈。

        元保收到韦然来信,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他本身乃是无主见之人,开始询问左右的意见。

        有人认为南齐军定然是粮草不济,只需坚守,齐军自退,无需和谈。

        也有人认为如今粮道早已被南齐打通,反而是自身粮道被齐军断绝,如今城内之粮不仅要养活将士,还要养活迁入城中的百姓,坚持不了多久,可以和韦然和谈。

        双方争执陛下,元保也拿不定主意,讨论半日之后,突然有人来报,韦然单人匹马在城墙附近,要元保城楼一见。

        元保听闻此话,当即有了一个主意:“我若趁此机会射杀韦然,岂不齐军自退。”

        故而元保亲自登上城楼,随后看到韦然虽然单人匹马,但是不远处还摆放着一些战车,故而心里想到,韦然定然是打算后撤时有战车封锁骑兵追击。

        元保旋即令弓箭手隐蔽在城墙之后,待他引诱韦然向前,就将其射杀。

        果然元保高声喊道:“韦然,你我相隔甚远,如此距离,如何相谈!”

        韦然则是笑着说道:“在走近几步,本王怕就进入弓箭手的射程之中了。有传令兵喊话即可。”

        随后韦然招了招手,瞬间从后面营帐中出来几个壮汉,异口同声的将韦然之话传入城内。

        元保见状也颇为头疼,虽然也有神箭手,可在这个距离射击韦然,但是韦然毕竟非泛泛之辈,只怕难以成功。

        韦然此时说道:“元保,我今日唤你,只是想问你投不投降。”

        元保闻言大怒,喝道:“我城中兵马众多,粮草充沛,你尽管过来。”

        韦然听完哈哈大笑,随后对传令兵说道:“给本王狠狠的骂。”

        此时王显指挥惊天弩车已经缓缓的向前靠近,随后将弩箭缓缓对准城楼,八辆战车都开始锁定了元保的位置。

        元保被韦然一阵没来由劈头盖脸的怒骂,正在发蒙,随后顿时气急,靠近城墙就要开始回骂。

        韦然见元保已然激动,随后回头用眼神示意王显。

        王显会意,找准机会在元保没有防备之时,突然用弩车将弩箭射出。

        惊天弩的怒箭堪比长槊,势大力沉,八支长箭破空而去,势大力沉,速度极快。

        元保只看到韦然身后突然有异物飞出,好奇心驱使他想要仔细的看一下,就是这一犹豫,让元保失去了最佳的躲避时机。

        元保身边副将见状,连忙大喊:“王爷快卧倒。”

        随后一把冲了过去就要拉倒元保,但是为时已晚,利箭破空而至,直接贯穿了元保,强大的冲击力居然直接将元保钉在身后的城楼之上。

        元保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长杆,口中溢出鲜血,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

        随着元保的头颅垂下,悬瓠守军顿时惊慌失措,众人尽皆高呼:“将军死了!”

        韦然见状,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也不废话,转身就令王显开始攻城。

        失去了主将的悬瓠城守军此刻毫无斗志,王显率军猛攻悬瓠城东面城墙,很快就将城墙砸出一个洞来,随着南齐士兵的贯穿而入,悬瓠城墙形同虚设,双方从城楼战斗至城内。

        韦然见状,立刻又令一军猛攻南侧城墙,此时悬瓠守军斗志全无,不多时韦然便已攻克两处城门,随着南齐大军在城内的喊杀声愈演愈烈,城内守军也知道大势已去,大多数秦军放下了武器投降。

        只有元保的心腹将领,带着数百人夺过元保尸体,从悬瓠城西门冲出,向宛城方向开始逃跑。

        就在韦然攻克悬瓠准备下一步之时,一个急信从建康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