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在线阅读 - 第106章 巧遇

第106章 巧遇

        “哎哟妈呀!对对对,揉揉这里,还有那里……下点,再下点……”

        李正拿着正骨水,魏胖子坐在前面,光着上本身露出虎背让李正给自己擦药水。

        “这么下去,我觉得我要死在军营里了。”

        他嗷嗷地哀嚎着,哭丧着脸说道:“我真要受不了了……”

        今天中午的时候,魏胖子被投弹突击队拉去投了整整一小时的弹,现在胳膊都伸不直了。

        最惨的是下午瞄枪的时候他因为手发抖,被吴一检查的时候发现据枪不稳,被罚了一次三公里。

        李正说:“别叫了,你要是能投个良好以上也不至于天天去突击队投弹。”

        一边说,一边将正骨水倒在手心,抹在魏胖子的肩胛骨和手肘上,然后一顿猛搓。

        “嗳嗳嗳——轻点,轻点!疼!”

        李正一边揉,一边说:“你腰粗胳膊粗的,按说不缺力气,咋就是投不远呀?”

        经过了两个来月的训练,魏胖子一身肥肉十去七八,原来脱掉上衣一身白腾腾的肥膘,现在被晒成了古铜色,肌肉也有点儿轮廓了。

        魏胖子虽然不高,但身形可不小,以前是胖,现在瘦了不少,肌肉多了,显得壮了。

        “我也不知道……”魏胖子苦着脸说:“我就是按照班长教的,助跑,引弹,拧腰,挥臂,扣腕……我都做足了呀,可那手榴弹就是飞不远,我能咋办?”

        李正投弹能投41米,他的成绩在新兵里算不错的,所以不用去突击队。

        魏胖子投弹他见过,助跑猛如风,挥臂快如电,可就不知道为啥,手榴弹脱手后就像没吃饱的醉汉,摇摇晃晃在空中旋转着,噗通就砸在35米线以下。

        按说魏胖子的动作不算差,有些新兵投弹的姿势错得千奇百怪,那种投不远也就在情理之中,但魏胖子的动作绝对标准。

        尤其是在突击队被“锻炼”了那么久,各种纠正之下,动作已经非常哇塞了,可偏偏手榴弹就是投不远。

        这事吴一也亲自给他开过小灶,最后连吴一都绝望了,连班长都看不出啥毛病,那魏胖子就等同判定死刑——没救了。

        “突击队的,五公里突击队的,集合了!”

        门口处,吴一的身影一晃而入,站在那里朝排房里一通吼。

        “赶紧赶紧!别耽误时间,趁着天没黑,咱们去活动活动!”

        “这不是要我命么?”魏胖子差点就哭出声来:“报告班长,我中午投弹晚上吃饭连筷子都抬不起来了,我请个假行不?”

        吴一走到魏胖子身旁,看了看李正手里的正骨水,再看看魏胖子那身半成品的“肌肉”,然后说:“跑五公里用腿,你手疼跟腿有啥关系?要你用手来跑了?”

        “……”

        魏胖子的那张脸顿时成了烂猪肝。

        班长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无法反驳呀……

        排里其他几个五公里不及格的新兵一个个垂头丧气出门去集合了,魏胖子坐在板凳上,没挪窝。

        吴一说:“魏国兴,是我我请你出去吗?五公里拖后腿,那是拖整个排的后腿,如果是大考,那就是拖整个连队的后腿,你觉得这样你还有脸吗?再说了,下礼拜就下连队前的大考核了,你说我会让你这样给我们排拖后腿吗?”

        魏胖子苦着脸说:“班长,我看我是没救了,要不这样……”

        他的小眼睛里泛起了一股希望之光:“我听说部队养猪的不需要什么体能,你下连对后跟连长说把我扔去养猪好了,我去养猪就不拖大家后腿了……”

        吴一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忽然狂笑起来,笑了好一阵才止住。

        他弯下腰对魏胖子说:“魏国兴呀魏国兴,你还真有一套,养猪,哈哈哈哈!你以为十多年前呀?现在一线作战部队都没副业了,咱们排长当兵那会儿连里还有猪倌,现在早没了,你都听谁跟你扯的这些破事?养猪?你想的啥玩意呢这是!”

        “啊?没养猪的了?”

        魏胖子最后的希望也没了。

        “那我去炊事班行不行?”

        吴一闻言,气得都骂不起来,反倒笑了:“炊事班?你又是听谁说炊事班不用考核的?我跟你说,大考的时候炊事班照样要背枪背锅碗瓢盆跟着大家一起跑?你军事素质差,炊事班都不要你,你以为炊事班想进就进的呀?”

        说完,将魏胖子从凳子上拉起来。

        “起来,别耽误大家时间,跑完回来休息一下就要夜训了。”

        “回来还要训呀……”魏胖子拿着体能服,人都要崩溃了,像犯人一样被吴一押着出了门。

        “班长!”李正追上来,问吴一:“我也跟着突击队的人一起跑行不行?”

        吴一讶异道:“你李正五公里没问题,干嘛凑热闹?嫌自己太舒服?”

        李正说:“我可以陪着魏国兴一起跑,有人陪跑,有助于他提高成绩。”

        吴一想想也是,自己一个人带着这群“突击队员”也是看不过来,有李正这种训练成绩好的跟着陪跑鼓劲,事半功倍。

        “行,一起跑。”

        “报告!”

        俩人正转身正打算去五公里起跑线,身后传来了张建的声音。

        吴一回头:“咋了?你也要跑?”

        “是!”张建说:“我也想加大训练量,提高自己的成绩。”

        吴一赞许地点点头,对魏胖子说:“看到没有,人家张建五公里都老兵水平了,也自愿加餐,学着点,这就叫榜样了!”

        张建听到吴一夸奖自己,喜上眉梢,有意无意地朝李正方向瞥了一眼。

        李正心想,这货是咋了?

        转念一想,又想通了。

        其实张建一定就盯着自己,两个月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和自己较劲。

        现在自己申请自愿跟着五公里突击队这帮战友一起跑,估计张建看了有些坐立不安,生怕自己加大了训练量,将来大考的时候还真折在自己的手里。

        他是输不起。

        这人真是……

        李正哭笑不得。

        其实他倒真没有和张建争一日之长短的心。

        只不过是张建自己魔怔罢了。

        队伍开始沿着五公里的路线出发,跑出两公里,魏胖子的极限状态就出来了。

        一般来说,别人是跑到三公里多点的时候才会出现极限状态,所谓的极限状态就是感觉呼吸呼不上氧气,脑袋缺氧眼前发黑,四肢出于一种极限疲惫的状态。

        这种状态下,人是最容易选择减速甚至放弃继续奔跑,一旦放弃,前功尽弃。

        在部队里跑过五公里越野的人都明白,极限状态出现的时候是危机,但是有危也有机,只要能死撑过去,不减速,极限状态通常不超过一公里就会过去,一旦过去,人就像打通任督二脉一样突然就精神了,会比之前跑得还舒服。

        魏胖子平时就是极限状态的时候熬不下去,通常在那时候就放弃,说白了就是意志力崩了,崩了就完犊子了。

        “背包带!绑着他!拖!”

        吴一看出来了。

        这种情况下,靠魏胖子自己的意志力恐怕是撑不下去的,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跑得快的用背包带拖着跑,不跑也得跑。

        等拖多了,将来适应了,五公里越野的成绩就会有所提高。

        这都是当班长带兵的经验。

        李正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背包带,直接绑在魏胖子的腰间。

        吴一招呼张建:“你拖马腾!他也不行了!”

        “是你们呀?”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众人身旁。

        一看,居然是那个大校庄严。

        “首长……”

        李正刚要喊首长好,庄严便制止了。

        “训练的手不需要喊这些,别喊了!”

        然后看看魏胖子和已经脸色青白的马腾。

        “呵呵,到极限了,撑住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