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在线阅读 - 第99章 全师的希望

第99章 全师的希望

        这下子,尴尬的是李海鸥了。

        他本以为这样可以吓退庄严,就算对方敢接招,掂量自己的射击水平,将规则定高也能拖个平手。

        可没想到庄严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难道他真的那么厉害?

        如今已经骑虎难下,李海鸥只能梗着脖子继续下去。

        “当然不是,来就来!”

        李海鸥是个爽快人,既然人家接招,自己作为猛虎团堂堂团长,不能怂。

        何况周围还那么多新兵看着,还有那些别的团的年轻军官,他们估计这会儿都捂着嘴笑,等着看自己打退堂鼓认怂了。

        王新军这会儿心里也是暗自嘀咕,作为e师师长,到了这般地步,他也不能怂了。

        就算李海鸥输,也得上。

        这是一个事关尊严的问题。

        保障人员接到换靶的命令,马上行动起来。

        400米自动步枪射击狙击专用的靶子,如果这事放在平时,在场的人都会当做一个笑话来看。

        扯什么淡呢!

        开国际玩笑?

        400米打个半身靶能上靶就已经是特等射手水平了,还他娘的打狙击靶?

        糊弄谁呢!

        此刻的李正早就被严肃那种霸气和淡定彻底征服了。

        自信,从容,山崩于天而色不变。

        这就是属于军人的魅力。

        读大学的时候,他对学术大牛很是钦佩。

        但今天,作为一名士兵。

        他对庄严这种职业军人也产生了莫名的敬佩。

        像庄严这样,才是真男人啊!

        吴一趁着侯军回队伍里拿水壶喝水的时机,抓紧机会赶紧问自己的老班长:“那个庄参谋长真的那么厉害?”

        侯军拿着水壶喝了口水,也不说话,腾出一只手用力地竖了竖大拇指,一脸的敬重。

        吴一无话可说了。

        他知道自己的老班长向来心高,a集团军里能让他竖大拇指的军官怕也是没几个。

        魏胖子提出了疑问:“排长,400米真能打上靶子?我在这里连靶子都看得不大清楚了。”

        李正朝靶子方向望去。

        保障人员在换靶。

        这么远,人就跟小米粒一样大小,不仔细看都分辨不出来。

        靠机瞄打上比人还小的靶?

        李正也感觉不可思议。

        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时,他突然有些担心庄严会不会真打不上,那可就真丢脸了。

        侯军说:“以前的特等射手考核标准就是400米距离上射击半身靶,三发弹,上两发就可以拿到称号。不过……”

        他忍不住也朝靶子的位置望去,眼中充满了疑惑。

        这个距离上,自己打上靶没问题。

        但要说打中上面那些直径只有8cm的小圆圈,他自问是没有把握的。

        都说以前的老特训练极其变态,强度比现在的特种部队还要高,侯军从前总觉得老兵们有吹牛的成分,故意夸张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毕竟老兵的嘴,大海的水。当兵大多都寂寞,待在军营里关着门搞训练,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没事吹吹牛又不犯法。

        可看到庄严,侯军动摇了。

        难道真的是这样?

        “我也不知道,如果真能打上,我得去拜师才行。”

        他喃喃地说着,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续了第三期,侯军这个兵算是差不多当到头了。

        除了自己的运气略欠之外,说到军事,侯军觉得自己已经将一个步兵能学的都学会了,都学精了。

        兵老了,多少都有些疲了,更何况在e师,他已经无敌了。

        最后一次参加选拔失利之后,侯军只有一个心愿,训练出几个好苗子当火种,留在猛虎团,自己就算是功成身退问心无愧,可以等退伍光荣返乡了。

        可没想到今天他却像个在家里横了好几年以为自己什么都懂,突然开门走进繁华大都市里的少年,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那种早已经沉寂多年刚到部队时候的亢奋心,那种第一次去教导队参加集训的小激动,那种还没当上班长之前天天磨着老兵让别人教他技术和敲门的进取心,在这一刻突然又沉渣泛起,如同未熄灭的炭火一样,被封一吹,再次熊熊燃烧。

        如果庄严真的这么神,自己这三年又有奋斗目标了。

        不管将来能不能继续留下服役,至少得将庄大校这一手绝活给学了,那才甘心。

        代理排长、三期老士官侯军站在射击场的新兵群中,第一次感觉自己和这些新兵蛋子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区别,硬要说区别,只是自己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是个老兵,解放军的队伍太大了,高人太多了,庄严为他开了一扇窗,让他看到了属于这支世界上最神秘的部队里另一个自己所不知道的世界。

        浅薄了……

        他对自己暗暗说道。

        靶子树好了,保障人员重新就位。

        王新军师长做了个一个请的手势,对庄严说:“庄参谋长,你先来还是让我们猛虎团的李海鸥先来?”

        庄严还是那副颇有些淡然过头令人产生被蔑视错觉的表情,笑着说:“随便,都一样。”

        随便?

        都一样?

        在场的e师军官心中咣当一声又炸了。

        这不是太小瞧人了?

        你就算厉害,也不能真把人李海鸥当空气了是吧?

        好歹也是一尖子提干的高级团级干部。

        直接提干的士兵干部能做到团级,手里没点绝活,能留到今天?

        王新军对李海鸥一挥手:“你先上!”

        在场上千双眼睛这是齐刷刷落在了团长李海鸥的身上,半刻都不愿意挪开。

        这可是全师的希望啊,今天是脸上贴金,还是伸出脸让人抽,可都得看李海鸥同志的了。

        李海鸥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了。

        上一次,还是他参加提干考核的时候,距离现在都小二十年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在靶位上卧倒,他迅速检查了那支95-1自动步枪。

        保障人员在一旁问:“李团长,要不要先校正一下弹道?”

        李海鸥摇头。

        他知道这些枪都是射击枪,所谓的射击枪是经过校正,专门用来考核用的,一般不会产生太大的偏差,何况这次的射击规则早已经被他定到天边去了,自己能保证上靶就行,其他的根本不需要管,也管不了。

        本身就是个拉人一起下水的死局。

        试了试据枪,找到了一点枪感,李海鸥打开保险拉枪栓推子弹上膛。

        觇孔中,准星清晰可见,而远处的靶子,却仿佛一个若隐若现的小米粒。

        不,是一颗被人掰掉了半边的碎米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