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在线阅读 - 第39章 我这是来了什么部队?

第39章 我这是来了什么部队?

        无论张建怎么不服气,但专业终归是专业。

        正如吴一所说,这是入门狙击手才会懂的东西,大多数的普通人,别说学什么修风,什么校正,就连狙击需要进行修正这事都不知道。

        杨辉显然看出了张建的窘迫,大声道:“班长,我算出来了。”

        侯军双眼一亮,手指一点:“你说。”

        杨辉说:“88狙400米距离上温度没增加10度则距离修正8米,但现场温度为10度,比常温15度低5度,则修正为值4米;气压为650毫米汞柱,说明此地海拔高度为1200-1300米,按照88狙的弹道参数,大气压每减少10毫米汞柱则修正1米距离,所以距离修正值为11米,所以距离一项修正值为15米。”

        在众班长略微惊讶的目光中,侯军欣然地点了点头:“继续说。”

        杨辉继续道:“在高低修正上,气温每增加10度,则修正0.03米,不过温差只有5度,故无须修正;气压方面每增减10毫米汞柱则修正0.01米,则该项修正值为0.11米。”

        侯军脸上没有表情,继续追问:“方向修正呢?”

        杨辉忽然咧嘴笑了:“排长你刚才报环境参数的时候故意没说风向,我可以问问,风从哪来?”

        侯军说:“左横和风。”

        杨辉说:“横风是全修正,400米距离上88狙修正量为1.4密位。”

        话音落地后,排房里变得十分安静。

        新兵蛋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这天书一般的各种参数到底说的是什么。

        李正心中大为震撼。

        虽然当兵一直是李正心中的梦想,只是这些年来他认为自己去当个兵足足够够,以自己的文化水平和基础,不说入伍就能当个兵王啥的,可好歹在同年兵里出类拔萃那就是顺理成章的事。

        可今天一看,他感觉自己像个白痴。

        小小一个新兵排,三十号新兵,居然有人连狙击专业都了如指掌。

        就说刚才侯军提出的那个问题,在李正的知识区里完全是盲点。

        什么横风修正,什么气温修正,什么左右修正,什么距离修正,还有什么高低修正……

        以前在网上听过别人说狙击手是一门深奥的军事技能。

        只是没想到如此复杂。

        问题是,不知道可以学,可同排的其他战友居然懂。

        张建是部队子弟,懂也不奇怪。

        可这杨辉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一开口直接连张建都秒了。

        自己来的这是个什么部队……

        如果说,李正来当兵前自以为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现在他的自信心受到了一定的冲击,感觉自己之前想象的一切似乎过于浪漫了。

        当兵,尤其是当一个优秀的士兵,可能真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简单。

        那天晚上的排务会之后,杨辉当仁不让取代了张建成成为一排的风云人物。

        而反观经此一役落了下风的张建,瞬间变得低调不少。

        侯军对杨辉欣赏有加。

        今年这批兵看来素质很高,他已经有种迫不及待的感觉想要将他们带到训练场上看看摸到真枪他们能打几环。

        不过新兵刚到部队,实弹射击至少是一个月之后的事,在这之前,只配摸摸训练枪,连真枪都不配拿。

        又过了三天,师里举行了隆重的开训动员大会,从大会上回来,训练强度一下子增加了。

        如果说刚入伍的前几天对于新兵们来说是天堂,甚至不少人心里都沾沾自喜,觉得部队也就这样嘛!每天在操场上踢踢腿,走走齐步,练练蹲下起立啥的,都是一些轻松的训练,也没想象中那么可怕嘛!

        可开训后,一切都变了。

        很多新兵蛋根本不知道侯军手下当兵会是什么滋味。

        侯军的军事技能过硬,那可不是凭天赋,全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这些年光是训练磨破的迷彩服都不下二十套了。

        何况现在他已还有三年就退役,去国外参加国际狙击手比武这事看来已经没希望了,可将面临退役,这个老兵已经在琢磨着该留下点什么给猛虎团了。

        没什么比留下出色的骨干更能报答团里队长自己培养的一片苦心。

        开训的第二天一大早,起床集合后,侯军一身迷彩服站在队伍的前面,样子依旧是那么稀拉,武装带没系在腰里,而是拿在了手里,等一班长吴一集合完毕,向他汇报后,代理排长侯军这才施施然走到了指挥位置上。

        “开训啦!”

        说这句话的时候,天还蒙蒙亮,营房一楼的灯照过来,落在侯军的脸上。

        这位老兵油子的脸上闪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你们前几天过得舒服吗?”

        冷不丁的,侯军问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新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么班长没告诉过你们,上级提问一定要回答吗?舒服就舒服,不舒服就不舒服!回答我!”

        “舒服……”

        “舒服!”

        “舒服。”

        回答的声音稀稀拉拉此起彼伏,并不统一。

        侯军听了显然很不满意,大声又问了一次:“整齐点回答我——舒不舒服?!”

        “舒服!”

        这次,新兵们找到节奏了,回答声整齐不少。

        侯军听了,武装带在手掌里砸了一下。

        “舒服就不对了!”

        此言一出,新兵们傻眼了。

        舒服还不对了?

        哪错了?

        侯军继续说:“当兵的舒服了,老百姓就不安稳了。我们练得越苦,练得越精,练得越累,老百姓才越安心。所以,你们既然选择来当兵,就不要还想着什么舒服了,告诉你们,从今天开始,舒服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啦!未来两年伴随你们的只有一件事——训练,训练,还是训练!”

        站在队伍里,李正听着老兵侯军站在队伍前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忽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通常这样打鸡血,接下来一定没啥好事。

        反正电影电视剧本都这样演,从没例外。

        果然,他猜对了。

        侯军的武装带终于系到了腰上,他整了整迷彩服,宣布道:“今天早上,我们将会组织咱们排里第一次五公里越野。不多,啊……只有五公里而已,而且是徒手,暂时不需要背装备和背包。五公里越野本来是计算集体成绩,不过今天例外,今天你们有能耐的都给我拿出来,能跑多快就多快,前几天开排务会,你们一个个都牛逼轰轰的,光靠嘴皮子说没用!今天是骡子是马,我就要溜溜!”

        说罢,手往洗手间的方向一指:“以后早上起来第一件事记得去洗手间放水,从今天开始基本每天早上都要进行一次长跑,别给我跑在半路上拉裤裆里了!给你们三分钟,马上去放水!解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