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特种岁月之弹道无声在线阅读 - 第34章 胜利在望!

第34章 胜利在望!

        现在,侯军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只要后两个项目保持自己应有的水准,那么自己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侯军的梦想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参加一次国际特种兵比武,为国争光。

        这当然是一种比较最高大上的说法。

        实际上这个梦想的最初是带有一点点儿浪漫色彩,并且充斥着青春荷尔蒙气息的。

        当兵前的侯军暗恋自己村里的村花,村花叫苗秀秀。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山西的黄土高坡和那里的陈年老醋养出了不少水灵灵的大姑娘。

        苗秀秀的皮肤特别好,白里透红给人感觉掐一下都能掐出水来,只要一笑就会露出上颚那双颇有性格的小虎牙。

        苗秀秀打小和侯军认识,从小学同学到高中同学,可谓是两小无猜。

        高中毕业,成绩一般的侯军选择了从军,而苗秀秀考上了一所省里的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校,可好歹是个大学生了。

        藏在侯军心底里的爱慕从初中就开始萌芽,等到了高中毕业,早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临走那天,侯军觉得再不表白就会错失良机,人家去的可是大学,省城是个花花世界,谁担保不会在校园里来上那么一段卿卿我我风花雪月?

        于是,他很老土地约苗秀秀到村口的河边散步,想利用这个机会把一直想做的事情做了。

        见了面,在村头的小河沟边上,俩人说了几句闲话不知道怎么就冷了场。

        沿着河边一直走,一直走。

        走了大约半小时,村里的树都看不见了,苗秀秀这才停下了脚步。

        她转过身看着侯军,说你到底叫我出来是不是就是为了散步?我的腿都快走断了……

        侯军听了又慌又尴尬,之前躲在家里预演了不下百次的表白话到了这紧要的关口却像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一样开溜了,不回来了,找不着了……

        他慌慌张张支支吾吾,脸都憋成了猪肝色,最后才挤出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秀秀,到了部队上我一定立个二等功回来给你瞧瞧!”

        得!

        侯军犯了每一个男人都会犯下的错误,那就是吹牛皮。

        海口是夸下了,可这二等功要是拿不回来,那脸可就算掉到地上去了。

        苗秀秀对二等功似懂非懂,便问:“二等功是啥?”

        侯军其实自己也不大懂,怔了半晌才道:“反正就是挺牛气的那种,只有干出了好成绩才能拿到的荣誉。”

        见苗秀秀还是一脸懵懂,侯军急中生智解释道:“你平时看过央视6台的节目吗?只有特种兵去国外比武,赢了回来才能立二等功!”

        央视6台是农业和军事混合的一个频道,村里人大多数都喜欢看里头的致富经,顺带着也就看了那些军事节目。

        二等功是啥,意味着啥,苗秀秀不懂。

        但电视里的纪实节目中的特种兵在国外比武,她是看过的,而且是钦佩的。

        那才是真男人。

        于是她总算咧嘴笑了,露出那两只侯军一看到就心醉的虎牙说:“我知道了,那些兵真棒!”

        这一句“真棒”,顿时让侯军有些飘飘然,仿佛自己真的已经戴上了二等功章,得意忘形地又给自己挖了一次坑:“你放心,我侯军说到做到,做不到我就永远都不回来见你了!”

        得!

        这又是男人经常犯的错误,不光喜欢在心仪的人面前吹牛,还喜欢替自己挖坑。

        等真到了部队上,侯军这才知道,二等功这玩意那是那么容易拿的?

        老兵之间有句玩笑话,说是三等功站着拿,二等功躺着拿,一等功家人帮你拿。

        虽然这话多多少少有夸张的成分,但说明了立功受奖并不容易,尤其是和平年代想要立个二等功,难度就跟屌丝去泡范冰冰一样。

        侯军到现在还四肢健全,还能站着,所以当了九年多的年兵也只拿了两次三等功,可二等功还是没影。

        当年在村口小河边当着苗秀秀的面许下的诺言还没有实现,可当年心心念念的苗秀秀却嫁作他人妇了,成了县城里一名公务员的妻子。

        纵然如此,侯军还是落下了心结。总觉得不拿到当年小河边承诺的二等功,这辈子都不敢回村里抬起头做人。

        快10年的兵龄,侯军曾有两次机会实现他的梦想——出国比赛,回来立功受奖。

        只要在国外赛场上拿到名次,回来二等功是没跑的。

        起初是为了二等功。

        可后来他渐渐对二等功已经没那么大的兴趣了,仅仅是为了出去跟国外的特种兵们比比,看看谁牛逼。

        一辈子有这样一次机会,将来躺进棺材之前也能安心合上眼了。

        只可惜命运弄人,他曾经有两次机会出国比武,但都完美错过。

        第一次是因为恰好去参加士官培训,没能回来;第二次是因为猛虎团拉到外地参加联合演习,侯军任务在身,也没能赶回来。

        这次是侯军第三次参加选拔。

        国际比赛不是每次都在d集团军选人,全国七个大军区,那么多个集团军,每个集团军都有侦察部队和各种各样的特种部队,能有机会让d集团军参加选拔就已经很不错了。

        所以对于已经三期的侯军来说,这也许是登上国际竞赛舞台实现梦想的最后一次机会。

        300米奔袭转瞬完成,对于一个老兵来说,这简直太容易了。

        现在,横在面前的是一道或者驾驶的铁丝网。

        铁丝网距离地面只有30厘米高度,因为是选拔出国比赛的人选,所以要求非常严格,用的都是圆珠笔芯粗的真家伙,上面的尖刺锐利无比,如果战术动作不标准,刺尖会轻易勾住携行具,将人缠在铁丝网下,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铁定丧失获胜的先机。

        侯军冲到了铁丝网面前,俯身一个麻利的行进中卧倒动作,人像条蛇一般唰在地上飚出两米多远,在一团扬起的灰尘中滑进了铁丝网下。

        搭档张澳同样动作一气呵成,没比侯军慢多少。

        “好!”

        “漂亮!”

        附近围观的集团军各旅的士兵里有人忍不住为这个漂亮的战术动作叫了声好,拍起了手掌。

        吴一见此情形,又开始向新兵们吹嘘起老班长的神勇。

        现场的指挥员很快转身,手朝掌声最响的一排指来。

        掌声很快有沉寂下去。

        比赛的时候这是不被允许的,容易干扰选手发挥。

        不过有一点毫无疑问,在围观的所有人眼中,侯军这回赢定了。

        爬过铁丝网,侯军和张澳二人来到了指定的射击地线。

        负责担任裁判的教员早已经举起了秒表站在两人身旁,子弹早已放在地上的弹药箱里——一共四颗,侯军和张澳需要每人打出两颗子弹,分别担任一次主射手和一次观察手。

        俩人快速装压子弹,这次首先趴下去担任主射手的是张澳,两人的计划是这样的——作为狙击手,侯军显然在技术上更胜一筹,所以他留到后面压轴,张澳先打,这样在心理上有优势,因为如果侯军先打,假若出任何差错,那么张澳的抗压能力和技术未必能震得住,也许会出现巨大压力下失枪跑靶的破事。

        张澳先打,纵然有失误,侯军作为老狙击手有着更强大的心理素质和能力,绝对能力挽狂澜——就算张澳打丢一枪,侯军也能保底两枪全中。

        这就涉及到一个技术性问题——这次g军区接到上级命令,在集团军范围内选出三个狙击小组一共六人前往国外参加比赛,也就是说,就算侯军的小组打丢一枪,如果别的小组同样出现这样的问题,那么在时间上他们是第一个到达并且开枪,时间上有优势,至少还有出线的机会。

        张澳趴下去,架起了枪。

        一旁的侯军只能等。

        因为这个科目规定不能使用激光测距仪。

        他瞥了一眼远处,钟睿的小组还在奔跑中,大约还有20米才进入射击阵地。

        “左横风,风速8m/s,全修正……”

        侯军拔下一根草叶子举在手里看了一眼,立即得出了环境参数。

        规则上说是350米,所以无须报距离,按照350米距离装定射击诸元。

        正当张澳的的食指开始加力,准备扣下扳机的时候,侯军突然喝止:“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