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邪王宠妃医毒双绝在线阅读 - 第526章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第526章 媒妁之言父母之命

        王的态度。

        让众人有些捉摸不透。

        原本以为今日会是慕千凝小姐和他们魔王的订婚,但是现在这个情况谁也说不好。

        “慕大人,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慕枫脸色阴沉,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他看向不远处的胤天,总觉得,这个孩子长大之后,似乎不太受自己的控制了。

        不行!

        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存在。

        “王,有一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慕枫站起身来,朝着胤天简单的行了个礼,便想要将今日的事情直接说出来。

        “既然觉得不当讲,那就不要讲了。”

        正当慕枫要开口继续说的时候,胤天的话让他直接噎住。

        “噗...”

        后排正在吃东西的白芸汐一个没忍住,糕点直接喷了出去。他前排男子的后背上,都是她喷的糕点渣渣。

        胤天看向她这边,眼神中不自觉的带着一丝宠溺。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在看白芸汐的第一眼,就会这副样子,那种宠溺,藏都藏不住。

        胤天的反应,被很多人尽收眼底。其中,就有慕千凝。

        她看着胤天那种从未在自己身上出现过的眼神,嫉妒地让她发狂。

        “我说这位人族小姐,这里是我们王宫宴会,你这样随意地吐在他人身上,很不礼貌吧。”

        慕千凝直接站出来,指责白芸汐,声音里面,充满了厌恶与嫉妒。

        说出这句话,她有些懊恼,她从未在这么多人面前如此失态过。

        “千凝,不得无理。”

        慕枫脸色十分难看,随后和众人说道:

        “小女自小被惯坏了,冲撞了众位,请多多海涵哈。”

        “哪里哪里,千凝小姐只不过是心直口快而已。”

        “对啊,她说的也没错,那位人族的小姐的确十分不礼貌。”

        白芸汐嘴角一抽,自己这次做得的确不对。她拿出一件料子上乘的男士衣服,走到前排那个桌位面前停下,将衣服递了过去。

        “刚刚的事情不好意思了,这件衣服,算是我的赔礼。您看,若是觉得不能够抵消你衣服的价值,可以跟我说。”

        男子原本也是挺不高兴的,虽然他的官职不大,也排在了最后面一个不起眼儿的位置。不过为了今日的宴会,还是特意穿了自己最好的衣服来的。

        当白芸汐将糕点喷在自己衣服上的时候,他恨不得直接一巴掌甩过去,碍于是在宴会上,才没有说什么。

        如今,看到白芸汐手上的衣服,他的气也消了不少。她手中的衣服可不简单,一看就出自第一裁缝铺。虽然第一裁缝铺没了,不过他们那里的衣服,却是极好的。

        不光他看出来了,慕枫和慕千凝自然也看得出来,白芸汐手中的衣服是哪里的。

        他俩此刻恨得牙痒痒,第一裁缝铺已经没了,她此刻拿出来这衣服,不是在打他们的脸吗?

        “既然汐儿赔偿你衣服了,你就下去换吧。”

        胤天打破了大殿内的气氛,那名男子听到胤天竟然在和他说话,顿感受宠若惊。

        “是,王上!”

        他激动地接过衣服,然后离开了大殿。

        白芸汐耸耸肩,又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几场闹剧后。

        宴会也算是正式开始了。

        和其他王宫宴会没什么不同,在胤天的掌声中,一群穿着妖娆的女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她们穿着暴露,纤细的腰肢暴露在空气之中。

        这种场面,吸引了无数男子的眼球。

        白芸汐对这种宴会并不感兴趣,她此时正环顾四周,看看画像中的人是谁。最后,她将视线定格在了慕枫的身上。

        刚刚还没有太注意,此时一看,这画像,分明就是年轻一点的慕枫。

        “原来是他。”

        白芸汐双眼微眯,倒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

        慕千凝很明显对自己有意见,因为那个男人,恐怕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得罪了她。

        而她的父亲,正是他们这次要带走的人。这么一看,还真是冤家路窄。

        “芸汐,你找到那个人了?”

        姜洛璃小声说道!

        “嗯。”

        白芸汐点点头,手指在桌子上写了一个慕字。

        姜洛璃看过去,发现慕枫正朝着他们这边看来,赶忙将视线转移到白芸汐身上,假意开口道:

        “这王宫的舞姬果然各个身怀绝技,这舞姿,我恐怕都不及她们的万分之一。”

        “是啊,人家就是吃这口饭的,自然要比我们这些人厉害了。”

        二人聊了几句,慕枫已经将视线转回去了。

        “现在怎么办,慕家很显然已经和你结上仇了,你若是想要交好,恐怕不可能了。”

        姜洛璃坐到白芸汐身旁,小声地询问道!

        “既然不能交好,就激化矛盾。我想,她女儿如果在我手上,他不可能袖手旁观。”

        “这个办法不到万不得已,最好还是不要动。谁也不知道,他女儿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他不肯因为女儿来见你,你恐怕会更加危险。”

        “我知道。”

        白芸汐点点头,继续吃着桌子上的糕点,打算静观其变。

        “去,再上一些吃食,送到那边。”

        胤天叫来身旁的侍女,让她将吃食送到白芸汐那边。

        这一举动,直接将慕枫激怒。

        “王。你这么做,有没有想过你未婚妻,也就是我女儿的感受。”

        “哦?我何曾有过未婚妻了,我怎么不知道。”

        胤天端起酒杯抿了一口,右腿抬起,微微向后靠去,一副慵懒自得的模样。

        “你和我女儿自小定下娃娃亲,这事整个魔族谁不知道。”

        “谁和你定的,你找谁去,我从未承认过这门亲事。”

        胤天的话,伤透了慕千凝,她站起身,目光哀怨地看着坐在上面的王。

        那是她爱了二十多年的男人,如今竟然不承认他们从小定下的婚约。

        “天哥哥,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怎么能说不认就不认。”

        因为三个人的谈话,大殿内的气氛降到了零点,那些依旧在跳舞的舞姬们都停止了动作,匆匆地退了下去。

        其他官员更是大气不敢出,差点儿就想当个缩头乌龟,将自己缩回壳子里去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