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农门福妻全家是反派在线阅读 - 第727章 吃撑了,别吃了(三更)

第727章 吃撑了,别吃了(三更)

        第728章:可不可以不学呀

        第二日,离湘带着宫人在养心殿门口等着。

        方公公伺候范元溪上朝,经过离湘身侧时叮嘱了一句‘皇后还歇着,离湘姑娘晚点再进去吧’。

        离湘偷偷地看了一眼范元溪的背影,见他没有什么反应,知道这是他默许的,便让其他宫人先回锦绣宫准备热水和吃食,她在这里侯着。

        上官锦绣没睡多久,当身侧的那个暖炉消失了,她便觉得冷冰冰的,渐渐地便睡不着了。

        她坐起来,看着陌生的宫殿,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离湘听见里面有声音,站在门口说道:“皇后娘娘,奴婢离湘。娘娘现在起了吗?要是起了,奴婢就进来了。”

        “进来。”

        离湘听见回应,走了进去。

        上官锦绣拢好衣服,再穿好鞋子,对离湘说道:“我不会弄头发,幸好你来了。”

        离湘见上官锦绣穿得这么整齐,再偷偷地看向那张床。除了被子有些乱,别的都不乱。

        她抬头看着面前的皇后。

        脖子处没有红印。

        “皇后娘娘……”离湘压低声音问道,“要不要奴婢再去御膳房取些药?”

        “什么药?”上官锦绣不明所以。

        “就是上次用的药。”离湘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了,倒是比上次好开口。“娘娘娇贵,要是不舒服的话只管吩咐奴婢,奴婢去取。”

        “没有……”上官锦绣知道离湘误会了,羞涩地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

        “难道皇后娘娘昨天晚上没有侍寝吗?”离湘惊讶。

        按理说皇上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这段时间又没有与皇后同房,昨天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两人还躺在一张床上,他不该是这样的反应。

        难道……

        皇上对皇后娘娘不满意?

        想到上官锦绣上次的表现,离湘觉得自己找到了原因。

        相比那些精心‘教育’过的女子,皇后娘娘在这方面什么都不懂,像皇上这样身份的人,保不齐会觉得她无趣,再过段时间真有可能纳妃进宫。

        “没有。”上官锦绣打着呵欠,“我想回锦绣宫,这里睡着不舒服。走吧,我要回宫补觉。”

        上官锦绣回宫了。

        可是,没有补觉。

        房门紧闭,房间里除了上官锦绣和大宫女离湘之外,还有一个四十几岁的管事嬷嬷。

        管事嬷嬷笑呵呵的,说话非常温和。

        不过,她说出来的内容让上官锦绣整个人不自在,就像被施了定身术,尴尬得不行。

        “娘娘柳腰柔软,必是擅长舞技吧?”

        “说不上擅长,就是学过几年。”

        “那就好。像娘娘这样的女子,哪个男子不爱?只要娘娘放开些,学得这些伺候的本事,皇上必然只宠娘娘一人……”

        她的手里有两个小人,那两个小人做得挺精致的,四肢、脑袋以及腰肢都可以活动,因此可以调整成各种动作。

        “这个姿势叫……”

        管事嬷嬷详细地讲解着。

        离湘听不下去了,对老嬷嬷和上官锦绣说道:“奴婢去沏壶茶水过来。”

        其实是回避一下,免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嬷嬷见上官锦绣的小脸已经红得像熟透的苹果,笑呵呵地说道:“要不,今天就讲到这里,明天老奴再讲别的。这对小人就留给娘娘练习。”

        上官锦绣:“……”

        练习什么?

        不,她不需要。

        老嬷嬷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明日老奴要出宫采办东西,到时候给娘娘找几本好看的话本,娘娘也能打发时间。”

        “话本?好呀!”上官锦绣连连点头,“那你不要忘记了。”

        老嬷嬷神秘地笑着走了。

        上官锦绣觉得她的笑容有点奇怪,但是没有深想。

        终于走了。

        她趴在床上,轻轻地吐出一口气。

        太可怕了。

        原来当一名妻子是这么困难的事情。

        难怪爹总是说娘辛苦了。

        的确是好辛苦。

        上官锦绣趴在床上,就这样睡着了。

        嘶!她是被痛醒的。

        迷糊地睁开眼睛,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好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范元溪来了。

        “皇上……”上官锦绣连忙坐起来。

        她的脑袋还是迷糊的,这么快速地坐起来,脑袋更晕了。

        范元溪拿着两个小人在她面前晃了晃。

        “这是什么?”

        上官锦绣:“……”

        什么东西?

        这东西怎么还在这儿?

        对了,嬷嬷临走之前说给她练习用。

        “这是……这是一种摆设的小玩意儿。”

        范元溪把两个小人放在一起,点了点小人的脑袋:“原来如此。”

        上官锦绣总觉得范元溪没有这么好骗,他现在的表情明明没有什么,她却觉得他早就看破了一切。

        离湘啊离湘,你家主子的脸被你丢光了。

        “皇上怎么来了?”

        “下了朝,本来让御膳房多准备了些早膳同你一起吃,你却跑了。朕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就来找你了。”

        早朝上,以煊王为首的大臣又在催他废后。就算不废后,至少要广纳后宫,为皇室开枝散叶。

        他们这么喜欢开枝散叶,他就给每个上奏本的大臣都赏赐了两个美人儿,再给煊王赏赐了两个。再下令给齐霄,让暗法司的人守在那些大臣的门外,确定他们每个人都有洞花房烛,而且还要雨露均沾,不能冷落他赏赐的两个美人儿。

        想着那些大臣怪异的表情,范元溪便觉得解气。

        既然他们这么关心开枝散叶的事情,那就让他们多开点枝叶。明年这个时候应该会有不少官二代生出来,想想他就觉得开心。

        他这个皇帝还是很关爱大臣的嘛!想必脱离‘暴君’之名指日可待。

        “皇上……皇上……”上官锦绣见范元溪在发呆,脸上满是惊讶的表情。

        原来他也会发呆。

        “嗯?”

        “不是说用早膳吗?”上官锦绣问,“我饿了,可以吃了吗?”

        “吃。”范元溪起身。

        范元溪很忙,用了早膳便走了。

        上官锦绣吃得好饱,快要撑住了。

        离湘用复杂的眼神看着上官锦绣。

        “怎么了?”上官锦绣问。

        “娘娘,你今天吃的有点多了。”离湘说道,“这样下去不行,奴婢陪你消消食吧,免得等会儿积了食,肚子不舒服。”

        其实离湘的说法已经很含蓄了,不是有点多,而是特别多。皇后一个人的饭量抵得上两个皇上的饭量。不过,皇上好像挺享受看她吃的。

        离湘担心她的身体,见皇上看得这么认真,又不好打断。不过,现在皇上不在这里,她还是得提醒皇后娘娘,东西再好吃也不能这样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