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千金女侠客在线阅读 - 第028章 一只草蚂蚱

第028章 一只草蚂蚱

        在一家医馆里见到沈玉雪时,徐琬的反应跟当初的薛三一模一样,吓了一大跳。这个女人,无论脸蛋还是身形,都跟母亲像极了。唯一不像的,是她衣衫破旧,皮肤粗糙,不似母亲那般雍容华贵。

        “阿姨,您认识我母亲沈玉珍吗?”徐琬问。

        “不认识!”沈玉雪淡淡地说,“但我听周管家提起过她的名字!”

        “那您认识我外公吗?他叫沈乾!”

        徐琬刚说出外公的名字,沈玉雪的脸色顿时为之一变。“不,我不认识!”她极力掩饰着脸上慌乱的表情,“你外公……他还健在吗?”

        “不!因为母亲的缘故,他悲伤过度去世了!”

        徐琬把经过简略地讲了一遍。她时而惊惧,时而担忧,眼眶都湿润了。凭感觉,徐琬猜想,她就是外公在外头撒下的一颗明珠。

        “阿姨,您跟我母亲是不是姐妹?”

        “不是!我没有姐妹!”沈玉雪坚定地回答。

        徐琬当然不信,正要继续追问,却听里屋传来一阵咳嗽声。沈玉雪急忙跑进去了。

        透过门缝,徐琬看到里面躺着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孩,面色苍白,瘦骨嶙峋,隔不多久就咳嗽一阵。

        原来,里面那个男孩是她儿子,得了肺结核已经一年多了。周管家找到她后,就资助她一笔钱,让她带着儿子来这里诊治。

        是周管家带徐琬来找她的。

        “他父亲呢?”她问周管家。

        “听说孩子刚出生不久,就去世了!”

        “那他们靠什么维持生计?”

        “乡下人,哪有什么好营生?就是租地,种点粮食,勉强养家糊口。”

        真是一对可怜的孤儿寡母。

        徐琬起了恻隐之心,手不自觉地伸向兜里。然而,口袋里空空如也。

        正在尴尬,周管家悄悄动了动她的手臂,示意她再掏一遍。她把手伸进兜里,没想到,这回居然掏出来五两银子。

        她当然明白银子是怎么来的,冲着周管家感激地一笑。

        ……

        回来时,徐琬坚持自己走路,边走边向路人打探母亲的消息。

        眼前是一个水果摊,但引起徐琬注意的,不是货架上琳琅满目的水果,而是旁边坐着的那个小女孩,手里正在编织的一只蚂蚱!

        这只蚂蚱是用绿色的草叶编成的,一眼望去,它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徐琬情不自禁地向她要了过来,仔细观赏。那似曾相识的编织手法,顿时把她的思绪带回到儿时去了。

        那时候她只有七八岁,跟眼前这个小女孩年纪差不多大。

        “娘,你教我织蚂蚱!”

        “织蚂蚱?怎么突然想学这个?”

        “大婶家的二妞会织,我也想学!”

        “好,娘教你。你要先采一些绿草叶,然后……”

        两天后,她就把母亲教的手法练娴熟了。她精心编织了一只蚂蚱,然后带去给母亲看:“娘,像吗?漂不漂亮?”

        母亲赞赏地说:“漂亮极了!特别是你多弄了一个有折褶的尾翼,非常有创意,比娘做的还好看!我宝贝女儿就是心灵手巧,一学就会!”

        ……

        徐琬把小女孩编织的蚂蚱翻来覆去看了个遍,那手法简直就跟当年母亲教她的一模一样,特别是尾部那个有褶纹的尾翼,正是她当年的创意!

        她激动得手在颤抖,问:“小妹妹,这是谁教你编的?”

        “是一个叔叔教的!”

        “那他在哪?你带我去找他好吗?”

        小女孩非常乐意地带着徐琬去找那位叔叔,可是最终,她却把徐琬带回了迎宾客栈!

        “那位叔叔是住在这里吗?”徐琬狐疑地问。

        “对!就是肩上搭着毛巾、跑来跑去的那个!”

        徐琬一看就懵了:这不正是客栈的店小二吗?

        她让小女孩回去找母亲,自己跑去问店小二:“你会编蚂蚱?”

        “会编!这是小孩子玩的,徐公子怎么也感兴趣?”

        “那你编织的手法,是谁教的?”

        店小二笑着打开抽屉,取出一只已经干瘪的草蚂蚱说:“我是看着它的样子学的!”

        “那这只蚂蚱又从何而来?”徐琬急切地问。

        “捡的!就在外面停放马车的地方!”

        他说完把徐琬领到了外面的空地,回忆说,有一天清晨他经过这个地方,看见地上有只草蚂蚱,看着就跟真的一样,就捡起来拿回店里去了。

        徐琬听后不禁又惊又喜。

        她敢肯定,这只草蚂蚱是母亲留下的。

        “那您仔细想想,是什么时候捡到的?”

        店小二认真回想着,过了一会儿说道:“我想起来了,就是冯老板来投宿的第二天!”

        “你确定?”徐琬兴奋地问。

        “确定!我捡到这只草蚂蚱后,就想拿去放在抽屉里。打开抽屉一看,发现里面有一根烟枪,我就问掌柜这是哪来的。掌柜告诉我,是前一天晚上冯老板落下的!”

        徐琬更兴奋了。

        “但我却怀疑,那根烟枪不会是冯老板落下的!”

        “为什么?”

        “它是用紫檀木做的,冯老板一向简朴,不会用这么贵的东西,而且枪杆上还刻着一个‘张’字,也跟他的姓氏不符!”

        徐琬听得有些糊涂,但这对她来说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她坚信母亲到过这里,这只草蚂蚱,就是见证!

        想到此,她内心顿时欣喜不已,飞一般地向府衙的方向跑去。

        ……

        肖坚正在忙着处理公务,但听说徐琬来了,还是立即接见她。

        见她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模样,肖坚问:“什么事这么着急?”

        “肖大人!”徐琬激动得话都说不出来,“我终于有证据证明,我母亲还活着,并且来过岳州府!”

        “哦?”肖坚的眼神里充满兴奋,“什么证据?”

        “您瞧,”徐琬举起草蚂蚱说,“就是这个!”

        肖坚接了过去,左看右看,还是看不出名堂来,“这只草蚂蚱有什么特别吗?”

        “是的!它编织的手法,跟我母亲当年教我的一模一样。我敢肯定,这是她经过客栈时故意丢下的!”

        肖坚问:“那你希望我怎么帮忙?”

        “恳请大人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加鞭送去赣州,恳请知府重新审理我父亲的案子!”

        “好,这个没问题!但是,赣州知府刘文轩一向自信,他可不一定会听从本官的话!”

        “那我再写一封信给舅舅,告诉他我母亲的消息,他自然就会去向知府求情!”

        “这样最好!那我们赶紧分头写信吧!”

        肖坚叫人准备笔墨纸砚,不一会儿,他和徐琬的信都写好了。他叫来自己最得力的手下,命令他立即启程去赣州送信。

        看到信差策马扬鞭而去,徐琬也终于舒了口气。

        “大人,我能再请您帮个忙吗?”

        “什么事,你说。”肖坚态度温和地问。

        “小夏关在牢里已经十多天了,如今风声已过,大人可否放她出来?”

        “当然可以!本官只需对外宣告:经查明,此人并未参与犯罪,就行了!”

        “她家住在乡下,大人可否派两个人,护送她回家去?”

        肖坚问道:“这是令牌主人的意思吗?”

        “对,是他的意思!”

        “好!请你回复他,本官一定把小夏安全送回家去!”

        ……

        小夏就要回乡下去了,不过,她显得有些恋恋不舍。

        “徐小姐,你以后……以后会跟周管家在一起吗?”

        徐琬笑了,“你是担心,我会抢了你心爱的人?”

        “当然不是!”小夏脸红了,“我是个丫环,自知配不上他。但是你不一样,你出身高贵,是千金大小姐,跟他好,是纡尊降贵呢!”

        徐琬却说:“不,小夏,你不要这样想!在我看来,人没有尊卑贵贱之分。特别是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如果你真心喜欢他,就不要放弃!”

        小夏感动得热泪盈眶:“那你呢?”

        “我,其实已经有心上人了!”

        “你很爱你的那个心上人吗?”

        “对!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