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千金女侠客在线阅读 - 第016章 恶霸娶媳妇

第016章 恶霸娶媳妇

        岳州城往西北方向二十里,有个上元村,村里正在办喜事。一顶大红花轿,在长长的迎亲队伍簇拥下,由村西头一路颠到村东头去。

        坐在轿里穿着嫁衣的新娘,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姑娘,明眸皓齿,面若桃花,一张樱桃嘴,两弯柳叶眉,美得无可挑剔,美得淋漓尽致。

        当然,你一定想不到,她就是徐琬。

        难道说,她要嫁人了吗?

        看她穿着新嫁衣,确实像那么回事。可再仔细一看,她随身还佩戴着一把宝剑,显然,她不是去成亲,而是去打架的。

        ……

        这件事情,还得从这把剑说起。

        这把宝剑,短小精致,锋利无比,是徐琬的师父送给她的。徐琬骑马逃跑时将它弄丢了,恰巧被尾随其后的吴达志捡到。

        吴达志来归还宝剑时,问道:“你想不想试试别的法子?”

        虽然吴刘氏又可憎又可恶,但吴达志给徐琬的印象却不坏,虽然寒酸,但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与他母亲完全不是同一种类型。

        “什么法子?”

        “我们村有个跳大神的神婆,可以知过去,算未来,说啥都准。有一回,我们村里有人丢了头牛,十几个人找了三天三夜也没找着,但是去问神婆后,按她指点的方向,一下子就找到了!”

        徐琬马上就心动了,拉着江小梅,雇来一辆马车就出发了。

        到了吴家村,才发现找神婆问事的人特别多。徐琬一直等到太阳西沉,才轮到。

        神婆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面带微笑,和蔼可亲。她先是焚香祷告,然后正襟危坐,双手有节奏地轻拍桌面,动作越来越快,全身随之而战栗,狂舞。等她安静下来时,预示神灵已经附身了。

        “你母亲是被坏人劫持了!”她开口说道。

        徐琬喜忧参半地问:“那她现在何方?”

        “此去西北方!”女人答道。

        “是在岳州府境内吗?”

        “对,就在岳州境内!”

        徐琬双手合在胸前,虔诚地问:“那您可以告诉我具体的位置吗?我好去寻找!”

        “不可!她目前劫数未满,尚不能归家!”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

        “时候到了,自然水到渠成。神灵不能告诉你全部答案,只能给你一些暗示,其中玄机,还要靠你自己参透!”

        徐琬急了:“那请您告诉我,是谁劫持了我母亲?”

        女人沉吟良久方才说道:“此是天机,本不该泄露。但见你寻母心切,我给你指引一条道路:此去三十里,有个上元村,村里有个姓孙的,那便是劫持你母亲之人!”

        徐琬牢牢记住了这句话,最后问道:“我母亲目前可安好?”

        “很好,你尽管放心!她阴德深厚,自有神灵护体,至今还是白璧无睱,完好无损!”

        徐琬一颗悬着的心,至此总算落了地。

        她的心,早已飞向了那个未知的村落——上元村。

        眼看天色将晚,徐琬急忙拉着江小梅上了马车。如果快马加鞭,现在赶到上元村去还来得及。

        却不料,马车行驶到村子中央,却突然被一群村妇和孩子挡住了去路。这些人是来欣赏徐琬美貌的,费了好大劲,徐琬才得以脱身。但是,行程也因此耽搁了。

        ……

        天色已晚,她们只好先回客栈歇了一夜。天刚蒙蒙亮,徐琬就拉着江小梅出发了。

        到了上元村一问,这里总共有十六户人家姓孙,但每一户都问过,却没有任何结果。

        问到最后一户人家时,正值这户人家的女儿要出嫁,花轿已经停在门口了。然而,不但新娘哭哭啼啼,她的家人和亲邻也个个哭丧着脸,唉声叹气。

        “你女儿出嫁,为何哭得那么伤心?”她问主人,“是她舍不得家人?”

        “当然不是,”主人说,“她是被逼的,要娶她的是一个恶霸!”

        “恶霸要强娶她?”徐琬瞪大眼睛问,“这还有王法吗?那你们就顺从了?”

        “不顺从又能如何!我们斗不过他呀!”

        “不是有官府吗?难道连官府也不管?”

        “公子有所不知,此人投靠在朱侯爷手下,因此官府也不敢管。朱侯爷,那可是皇亲国戚呢!”

        又是朱侯爷!徐琬的拳头,不知不觉地攥紧了。

        “这个人叫什么名字?”

        “叫陈霸天,家就住在村东头,城里还有一座特别大的房子!”

        “那他之前是不是做过很多坏事?”

        “那是当然!他玩弄女戏子,把女戏子的父亲逼得跳河自尽;他看上了邻居一块地皮,把邻居打成残废,连床都下不来!他做的恶行,罄竹难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末了他又补充一句,“或许你不知道,整个岳州城的赌场,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这个人的势力,显然非同小可,“那他强娶你家女儿,又是怎么回事?”

        “我家桂花原本许配给了邻村一个秀才,他知道后就放出话来,谁敢娶桂花为妻,就剜了他的眼睛,打断他的双腿,吓得秀才赶紧把婚退了。然后,他又设了一个赌局,把我那不成材的大儿子拉去参赌,结果就欠下了巨额赌债,整天被人追杀。为此,桂花才不得不答应了这门婚事!”

        徐琬问:“那你们就不会逃跑吗?”

        “没法逃呀!同一个村住着,家门口时刻有陈霸天的人监视,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

        徐琬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你的大任,往小处讲,是寻母、救父、报仇;往大处讲,是济弱扶贫,匡扶正义!

        这是师父教导她的话。

        “我有办法,”徐琬说,“我替桂花上花轿,你趁机带她逃走!”

        主人哭笑不得地说:“公子,我家已经够乱了,您就别开玩笑了!”

        “我不开玩笑,其实我是……”她附在主人耳边低语几句,主人顿时目瞪口呆。

        “可是,陈霸天是个恶霸,你怎么办?”

        “我会自己想办法脱身!”

        主人迟疑不决:“真可以这样做吗?”

        “你要是不想女儿跌入火坑,就按我说的去做!”

        主人既感激,又担忧,把桂花叫来后,双双跪倒在徐琬面前。徐琬急忙把他们扶起,“不要这样!你赶紧联合其他被陈霸天欺负过的乡邻,联名写一份诉状,我这就叫同伴送去给肖大人!”

        她的同伴就是江小梅。状子写好后,她就坐上马车,马不停蹄地赶回城,找肖坚去了。

        ……

        当徐琬穿上嫁衣,佩戴头饰,从桂花房里款款走出来时,只见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瞬间变成了倾国倾城的美女。桂花家的那些亲戚朋友,个个睁大眼睛,惊叹不已。

        有人给徐琬披上了红盖头,搀着她上了花轿。随行的乐队奏起美妙动听的乐章,迎新的队伍开始出发了。

        坐在轿里的徐琬,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

        她激动,因为救了一个姑娘;

        她伤感,因为花轿让她想起了谢公子;

        她不安,肖大人会不会外出呢?小梅能够顺利找到他吗?如果官差不能及时赶到,自己如何应付?

        对了,她突然想起来,自己的贴身衣兜里,还藏着一颗大力丸。

        真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就吞下它!

        不过,服下它虽然能脱险,却会变丑。徐琬当然希望,它永远也不要派上用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