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千金女侠客在线阅读 - 第008章 难忘的中秋

第008章 难忘的中秋

        牢房里的光线越来越暗,天黑了。一缕惨淡的月光,正好从小窗照射进来,落在徐琬伤痕累累的身上。

        这缕月光,是来安慰徐琬的。徐琬却突然想起来,今天正好是中秋节。

        不想起来还好,一想起这个,她只觉得满腹辛酸。因为,这一天原本是她与谢公子预定成亲的日子!

        ……

        她的这门亲事,是她十岁那年订下的。

        七月的第一天,谢府派人送来彩礼,车队排成长龙,家里热闹非凡。

        “小月,”母亲总是习惯叫她的乳名,“你们俩的婚期就定在中秋节,再过一个半月,你可就是他家的人啦!”

        她顿时满脸绯红,胸口就像有只小鹿在欢蹦乱跳。

        她喜欢谢公子,喜欢他质朴纯真,喜欢他才华横溢。虽然从订亲后就不曾见面,但每半年都会收到他寄来的一个包裹,里面不是鲜花,不是珠宝,而是他写的诗和文章。她如获至宝,不读完就不睡觉,读完第一遍还要读第二遍,然后深情地收藏在一个小匣子里。

        她写不出那种文绉绉的诗,但她擅长作画,每次收到他的诗稿,她就画一幅画寄给他。她画得最多的是一座风景优美的小桥,这座桥有个美丽的名字,叫宁月桥。

        七年了。七年来,她把一个少女的相思情怀,都交给了谢公子。

        “你们会很幸福的!”温柔善良的母亲为她献上了最美好的祝福。

        “我会让他幸福的!”徐琬心里也这样想。

        ……

        然而,她激动的心情,只持续到第二天清晨。

        “我爹和我娘呢?”她问女佣张嫂。

        “老爷天不亮就出去办案,夫人也回娘家去了!”

        “回娘家?事先也没听她说起呀!”

        “她是负气跑回去的,今天凌晨,老爷和夫人吵架了!”

        徐琬很惊讶,“他们感情一向很好,为什么会吵架?”

        “还不是因为那个刘寡妇!”张嫂解释说,“她涉嫌毒死丈夫,当地县衙要抓她问罪,你父亲却用性命为她担保,结果就闹得满城风雨。你娘就是为了这件事,跟你爹吵起来了!”

        徐琬心里暗暗吃惊,“她是啥时候走的?”

        “天刚蒙蒙亮就走了。”

        “小翠陪她回去的?”

        “不,她是一个人出的门!”

        听说母亲独自一人那么早出门,徐琬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她急忙设法与外公家取得联系,这才知道母亲根本就没回去!

        ……

        十天的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这一天,有人在城东的梅子湖面上发现了一具全身腐烂的女尸。它身上穿着徐琬母亲的衣服,且年龄特征、死亡时间都与她母亲吻合,于是官府认定,这具女尸就是徐琬的母亲沈玉珍。

        凭直觉,徐琬相信这不是她娘,因为当她面对死尸时,心里一点悲痛的情绪都没有,都说母女连心,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亲,父亲说道:“没错,我也有同感!不过,最近赣州府并无其它女子失踪,若说她不是你娘,肯定没人相信!这事,还要慢慢查清楚!”

        但父亲刚说完这句话,就见几个捕快如狼似虎闯进家里来。为首的薛三说道:“徐总捕头,我等奉知府刘大人之命,前来抓你归案。得罪了!”

        父亲吃了一惊:“我犯了什么罪?”

        薛三回答:“有人把你告了,控告你杀害妻子、毁尸灭迹!”

        “杀害妻子?真是荒谬!是谁告的?”

        “你妻舅,沈冬阳!”

        “证据呢?没有证据,凭什么抓我?”

        薛三冷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只鼻烟壶:“这个你应该认得吧?是在梅子湖附近的林子里找到的!”

        “这的确是我用过的鼻烟壶,但它半年前就已经丢失了!”

        “这话你留着到公堂上说,跟我们说没用!”

        “即便如此,我是不是凶手你应该最清楚!当天,我和你卯时初刻就在后山会合一同办案,可那时我夫人还没出门呢!这个事实,你向刘大人禀过没有?”

        不料薛三却说:“徐总捕头,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们见面时哪里是卯时,当时都能看得到红彤彤的太阳了!”

        父亲就这样被带走了。

        ……

        那一天,爷爷把徐琬和她的孪生哥哥徐明叫到客厅。

        “我相信你们的爹不是凶手,”爷爷说,“我想把老房子卖了,筹一笔钱上京城告御状,你们意下如何?”

        “爷爷,我支持你!”徐琬很想陪他一起去,只可惜自己是女儿身。

        爷爷欣慰地笑了,笑容里含着泪花。“只是这样一来,你们兄妹俩连个栖身的地方也没有了!你们自己有什么打算?”

        “我去投靠舅舅,”徐明说,“他那里清静,我好专心读书!”

        爷爷嗔怪地说:“你呀,到现在还是只知道读书!……小月,你呢?”

        “我不去舅舅家!我恨他!”

        “可你总要有地方住呀!要不,就让谢公子想想办法?”

        徐琬同意了,谢府家大业大,要找个地方安置她,易如反掌。再说,她和谢公子再过二十多天就要成亲了,也不用担心有人说闲话。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丫头,如此,我也就可以放心去了!”

        当天就有一个姓蔡的商人过来看房子,但他出的价钱,还不到市场价的三成。

        ……

        第二天一早,爷爷就动身去京城了。

        到了晌午,丫环小翠匆匆跑来对她说:“小姐,谢府的赵管家来了!”

        徐琬心头一喜,“那让他等一下,我们还没收拾好呢!”

        “他不是来接我们的!他……他送来了一份退婚文书……”

        对徐琬来说,这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她跌坐在床沿上,差点昏倒。

        缓过神来之后,她顾不得戴上面纱——以往只要见生客,她都要蒙着面纱——就往客厅冲去。

        “退婚,是老爷的意思?还是公子的意思?”她单刀直入地问。

        “是少爷的意思,因为您是杀人犯的女儿,会影响他的大好前程!”

        杀人犯?听到这三个字眼,徐琬只觉得愤怒盖过了伤心。

        “这是少爷写给您的信,徐小姐,您自己看看吧!”

        徐琬接过信,却连拆开看的勇气都没有。

        “少爷还托我带一句话:他希望您半个月内就成亲嫁人,否则就要派人把宁月桥拆了!”

        “拆桥?这跟我成亲嫁人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少爷下个月就要迎娶董家小姐了,他不想让董家小姐误会!”

        徐琬无语,怔住了。

        “小姐,您那块订亲玉佩还在吗?”

        “在,怎么啦?”

        “少爷说,既然婚都退了,留在你身边也不合适,他叫小的也一并带回去,或者扔了……”

        “不给!”

        订亲玉佩就在徐琬身上,但它陪伴她成长整整七年了,记录着她的喜怒哀乐,寄托着她的相思情怀,已经成了她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谁也休想把玉佩从她身边夺走!

        小翠见她落泪,也陪着她哭:“小姐,我们以后要怎么办啊?”

        ……

        “咣当”一声,胖女人半夜起来解手,踢到了一个脸盆,把徐琬从回忆中唤醒了。

        此时此刻,她早已泪流满面。

        “小妞,你怎么还没睡?”胖女人睡眼惺忪地咕哝着。

        徐琬愤恨地望了她一眼,没说话。

        “哦,我明白了,你一定是在为白天的事伤脑筋,对不对?要是担心洞房花烛夜丈夫会怀疑你,那没关系,我可以教你一个办法,让你轻轻松松就能蒙混过关。你想知道是什么法子吗?想,就把玉佩送给我!”

        “休想!”徐琬从牙缝里迸出了两个字。

        胖女人冷哼了一声,爬上床去睡觉了。

        ……

        她的洞房花烛夜,不就是今晚吗?

        如果不是出了意外,此时此刻,她应该躺在谢公子温暖的怀抱里,恬静地睡着了。

        只不过,中秋还是中秋,洞房却变成了牢房,唉!

        记得小时候,有一回他们在一起玩耍,突然有条疯狗狂叫着向他们奔过来。谢宁吓得撒腿就跑,徐琬却泰然自若,顺手用手里的木头剑砍向疯狗,把它的一条腿都打瘸了。疯狗急忙跑开了。

        谢宁回头一看,惊讶得无以伦比。

        “你是男子汉,可不能这么胆小哦!你将来还要保护别人呢!”

        谢宁惭愧得脸红了。

        两个月后,谢宁又来了。这回他挺直了胸膛,对徐琬说:“我再也不怕恶狗了!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徐琬摇了摇头。

        “我让下人弄来一条恶犬,天天去面对它。渐渐地,我就不怕了!”

        徐琬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要锻炼自己的胆量啊!将来你要是遇到危险,我就可以保护你了!”

        ……

        回想起这些往事,徐琬心里就感到特别甜蜜。

        但甜蜜过后,却是心酸。

        谢公子,你可记得当年对我的承诺?

        如今我身陷囹圄,你又在哪里?是不是已经娶了董家小姐,泡在她的温柔乡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