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超模不好当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追妻

第136章 追妻

        离场的时候,卡琳和安娜走在一块,跟某些相熟或者只是点头之交的圈内人士闲聊了一会,大家一看见她们就主动上来巴结,谁叫她们跟一众hf设计师都是站在时尚界的食物链的顶端的人。

        “你觉得怎么样?”卡琳问安妮,字句透着浓浓的法国口音。

        “thatwas……incredible.”安娜停顿了三秒钟才找到适合的形容词。

        连《vogue》美国版的主编都这样说了,那说明这场秀的水平真的很高,深深的打动了她。

        “她做到了,不是吗?”卡琳意有所指的说。

        “你看起来对那个女孩很着迷?那个拉丁女孩?”安娜墨镜后的眼睛瞥了她一眼,用很慢的语速说,这似乎是时尚界——或者说,玩艺术的人士都共同习惯,他们的语速一般都不快,咬字很清晰。

        “我有吗?”卡琳先是反问,后又笑了笑,“好吧,我的确有点,因为她是个不可思议的女孩,我不应该担心她会不会被大名人男友的光芒掩盖的。”

        “只有本身的光芒黯淡才会被其他人掩盖。”安娜没有表态,但卡琳知道她这句话是在承认,那个女孩的光芒的确很耀眼。

        “所以?你为什么对她那么着迷?”

        “我没有着迷,我只是好奇。”卡琳说,“自从她踏入时尚界后,这个圈子就好像没有不热闹的一刻,无可否认的是她创下了很多壮举,多得吓人的推特粉丝、记者和狗仔的重点关注人物、每次上脱口秀都获得巨大的回响……连娜奥米她们都不曾被如此关注过!你就不觉得,有一个新的时代要来临了吗?”

        安娜的确有这种感觉。

        自从互联网兴起后,这个世界变得太快了,现在于网上就可以看见实时的新闻,年轻人沉迷于各种论坛、八卦网站及社交网站,要获取名人们的信息实在太容易了,他们的追星程度从未达到如此疯狂的程度,甚至连一个模特的名气都不比二线歌手差,这代表了什么?代表着,模特圈的生态正在渐渐转变,外界接触时尚界的途径多了,对外的大门在缓缓打开,而莱蒂西亚·洛佩斯正是其中一把钥匙。

        也许真的如卡琳所说,新的时代要来临了。

        卡琳又道:“不过看起来并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一套,她在你身上拿到过两个封面,我的一个,但保持着老派作风的人还是占了太多数,比如另外的那两位的兴趣都不大,看来她的四大封面之路还遥遥无期。”

        她指的“另外两人”自然是英国版和意大利版的主编。

        “是吗?”安娜倒是提出了质疑,她的声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我刚刚见到弗兰卡了,你知道她对我说了什么吗?”

        ——弗兰卡·索萨妮(francasozzani),意大利版《vogue》的主编,在时尚界里的地位并不逊色于她们。

        卡琳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在吊起了她的胃口后安娜接着说下去:“她说,她在考虑给这个女孩安排一个封面。”

        ……

        “cheers!”

        高缇耶的秀后派对上,莱蒂和尤金尼娅还有洁西卡·史丹一同举杯相碰,她们都不约而同的只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酒杯,虽然那只是香槟,但考虑明天还有秀要走,她们都不敢喝太多和吃太多。

        尤金尼娅笑道:“女孩们,未来两日我们都要时常见面了。”

        巴黎高定时装周持续三日,她们三人都还有几场秀要走,而且高定秀一共就八场,请她们来走秀的品牌的重合率很高,她们至少还会再一起走两场。

        洁西卡点燃起一根香烟,抽了一口,再吐出烟雾,然后把烟包递给她们,“要吗?”

        尤金尼娅抽出了一根,洁西卡帮她点火,莱蒂则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莱蒂认识的同行大多数都有抽烟的习惯,马丁也有,而她自己亦惯了身处于这个环境之中,也对这个行为没什么反感的情绪,她前世的烟瘾可不轻,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戒烟成功。

        香烟对她们而言就像生活的一部份,无论是走秀还是拍摄的压力一点都不少,不进行减压很容易患上心理病,像抑郁症和焦虑症,适当的尼古丁可以帮助她们放松,所以就算知道抽烟对皮肤不好,某些模特的烟瘾还是很重的,比卡门·凯斯、莉莉·唐纳森、嘉玛·沃德等,后两者她时常在秀场里见到她们在抽烟。

        大部份人还真不把抽烟当作一回事,因为明显而立即的副作用几乎没有,好像在这个圈子里不抽的人才是异类。

        模特和工作人员在后台或者摄影棚里high几口大麻都是时常发生的事情,莱蒂在这几年来还真没少见过,有时候她更会受到邀请,而怎么礼貌又不会显得自己很不合群的拒绝他们是一门学问,尤其当时她还不出名,需要拉拢一下人际关系。

        当然现在她已经不再需要这样做了,不抽的话直接说就是了,以她的咖位并不会有人对此有微言,只要态度好一点就行了,人家还会觉得你洁身自爱呢。

        洁西卡收起烟包,眼神流露出惊讶,夸张的说:“你真的完全不抽?没有这东西我可能早就活不下去了。”

        “你也知道我以前的那些事,要是我又沾了这些东西可能就回不去了。”莱蒂半开玩笑的道,找了个完美的理由堵塞过去。

        “噢,我明白的。”金发女郎对她挤挤眼,继续抽自己的烟。

        谈着,莱蒂用眼角瞟见不远处正在跟别人交谈的黑人女模,便对尤金尼娅和洁西卡两人说:“失陪一下。”

        她提着香槟杯朝娜奥米走去,轻轻的喊了她一声:“坎贝儿。”

        黑珍珠转身,对她勾起了一边嘴角,眼里依然透着一抹傲气,她说话的方式还像极了电影里的反派,或者白雪公主的后妈,诱人又危险:“洛佩斯,你该不会是来找我商讨谁走得更好的吧?”

        莱蒂嫣然一笑:“当然不是了,我是来找你谈一谈的,有空吗?”

        娜奥米打量了她半晌,转而对本来在跟她聊天的人点点头,就跟着莱蒂去一个较为安静的角落。

        黑珍珠抱着双手,“你想跟我聊?可真是稀客。”

        “我一直都在想着你在秀前跟我说的话,我也直问了——你以前跟马丁发生什么事了?”莱蒂主动打开话题,也不转弯抹角,跟娜奥米这种直来直往的人谈天的最佳方法就是开门见山,不然绕来绕去的娜奥米会先不云烦,“你可以不用回答,我只是很好奇。”

        莱蒂得到的答复只是娜奥米的挑眉:“为什么你不亲自去问他?”

        黑发姑娘耸耸肩,“我不知道,也许我是怕从他的口里得知真相后会毁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没了一个经纪人,找第二个就是了。”娜奥米的态度非常随意,像她这种传奇超模实在不用为找不到好的经纪人而发愁,因为只要她开口,就会有大把的资深经纪人上门找她。

        莱蒂笑着摇摇头,深深的看了黑珍珠一眼,“我可没有你这么潇洒,我还未有换经纪人的想法。”

        现在她们俩的关系有点微妙,朋友说不上,也没有作对的理由,莱蒂的确是很欣赏这位超模前辈的,不过深交?还是算了,她俩的性格注定相处不来。

        至于娜奥米,她的想法其实跟莱蒂差不多,她欣赏这位后辈的天赋及努力,不过却不太认同她的炒作手法,以娜奥米的地位更加不需要到处结交朋友,那还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看着眼前这位美艳大方的黑发姑娘,娜奥米不由得想到两年多以前,她们一起为华伦天奴的高定秀走秀,那是莱蒂的首秀。

        当时她因为对记者放出“我不会输给任何人”这样的豪言而被多方抹黑,无数人等着看她的笑话,想看她在t台上出糗,被众超模秒杀结果呢?那些人反被打脸了,她没被秒杀,还秒杀了某部份人,从那天开始莱蒂西亚便一直崛起到今天。

        娜奥米对那天在时装秀里发生的情况仍记忆犹新,彷佛那只是昨天的事情,她们在t台上相遇,燃起了彼此的战火,擦身而过的那一瞬浑身都在颤栗,那是血液在沸腾。

        “女孩,为什么要让规则束缚了自己?”娜奥米的眼里闪过一丝锐光,忽然开口,表情认真。

        拉丁姑娘的瞳孔似乎收缩了一下,她还未问那是什么意思,娜奥米沙哑的声音又传入了耳朵:“想要爬得更高,就要学会打破规则。”

        黑珍珠只是给她留下了这一句蕴藏着无限深意的说话,就转身回去,她却盯着黑模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

        ……

        回到酒店的莱蒂已经困得不行了,但她还是支撑着身体去洗了个澡,在睡觉前洗澡这个习惯倒是一直都被保留着,她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有部份美国人是在早上洗澡而不是晚上,那样不就把外面的细菌带到床上去吗?

        吹干头发后莱蒂准备睡了,正要关灯,却听见阳台外面有什么声音,那声音就好像有金属掉在地上了,她的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入屋行劫吧?!

        她抬头,却毫无预兆的撞入了一双浅褐色的漂亮眼眸里,房间里的灯光照得他成熟而英俊的脸孔染上了几分柔和,她的心脏不由得砰砰的狂跳起来。

        两人隔着一面玻璃凝视着彼此的眼睛,明知道不可能,他们却感觉自己好像听得见对方的心跳声。

        男人冲她笑了笑,眼睛盈盈亮亮,用指节敲敲玻璃窗,示意她开门。

        莱蒂走过去一看,发现阳台上的真的是托尼而不是她出现幻觉了,便打开了门把的锁,开门让他进来的同时有一阵阵的冷风从门缝里蹿了进来,掀起了薄纱窗帘又吹得她发冷,吊带丝绸睡裙好看是好看,但就别期望会有什么保暖功能了。

        托尼见状立马就关上了门,并且拉好窗帘。

        “你是怎么……”莱蒂没有再问下去,因为她见到了托尼手上及脚上的喷射器,很明显他是飞上来的。

        她不禁吐槽起来:“这家酒店的安保也太差了吧?就没人看见一个大活人飞上了我的阳台了?”

        “没有我进不去的地方。”托尼给她一个狂妄的答复,在她面前脱下了喷射器,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莱蒂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刚才在洗澡的时候她在想着回去纽约后要不要好好的向托尼道歉,因为他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主动道歉的人,如果她不踏出那一步,那他们的关系可能会一直僵硬下去。

        要是莱蒂真的只是个二十岁的姑娘,她可能会选择跟托尼赌气,等对方作主动,因为这正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会做的事情——任性、冲动、赌气……但是她的内心早已不是二十岁了,这种斗气和争吵是没必要的,那她亦不介意做退让的一方。

        ……虽然她还是好气。

        “还在生气?”

        托尼盯着黑发姑娘闷闷不乐的表情,然而后者并不愿意抬眸正视他,于是他一步上前,用手掌捧起她的脸,就像她那次吃了娜塔莉的醋后对他做的一样。

        不知道因为他刚刚戴着喷射器的关系,男人的掌心有点烫,也许是这个原因的关系让莱蒂的脸颊有点发热。

        她从这双焦糖色的大眼里看见了浓浓的笑意,像泛起了一圈圈涟漪的湖面,那温度却又炽热似从火山流出来的岩浆,要把她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