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在线阅读 - 第614章 你又开始作妖了

第614章 你又开始作妖了

        八月下旬的泉城,全然感受不到一丝秋天的凉意,不过至少在太阳下山后,满是各种植物的院子里没那么燥热了。

        “诶?我也要去青羊宫?”

        难得正常下班回来伺候自家男人的万清漪正麻溜地给两只小鹌鹑刷酱料,听到自家青措妹妹这么一说,顿时惊了一跳。

        小丫头正在奋力地把一只鸽子掰平:“是啊,这次去青羊宫主要是为了祈福求子,你肯定也要一起去啊——这都多久了,咱俩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去上上香总归是好的。”

        万清漪表情有些古怪;虽然说喜好传统文化的她其实从来不信那些神怪鬼力,但是说实话,这几年来,她也觉得发生在自家男人身上的事情有些邪乎——事业的扩张速度很邪乎,子嗣方面同样和很邪乎。

        或许……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天妒英才?

        想了想,万清漪有些犹豫:“可是公司里面的事情那么多,我怕到时候走不开啊!”

        小丫头不以为意地摇摇头:“不就是去个一个星期么?天大地大,还能有孩子的事大?……再说了,公司现在各种大项目虽然多,但团队都已经基本成长起来了,而且公司不是还有严伯伯他们么,你休个一个星期的假怕什么?”

        说到这,小丫头撇了撇嘴:“还有,我又不是以前的那个笨丫头了,清漪姐你少拿工作的事情当挡箭牌——你不就是害怕青羊宫到时候真的灵验,自己不小心先怀上了吗?”

        万清漪表情有些讪讪,自己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不管是从家族的角度还是从她跟小丫头的情谊角度,自己先怀上都不是一件好事。

        小丫头见状,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那个坏人子嗣如此艰难,不管是谁怀上,我都只有高兴的份,你竟然还在乎谁先谁后的事情……拜托,对咱们姐妹俩的感情有点信心好不好!”

        说完,小丫头侧头撇了撇正坐在吊椅上敲电脑的杨铸一眼,小声说道:“麻烦你以后别动不动就做保护措施了好不好,那个坏人都把状告到我这边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小家子气呢!”

        万清漪看着小丫头略带戏谑的眼光,脸上顿时飞起了两朵红云,然后侧过头去狠狠地剐了自家男人一眼——要死啦!这种事情都给青措妹妹说!

        还好意思告状?

        老娘这大半年来,为了能让你上保护,做出的种种妥协和退让你忘了?

        当时你不是贼兴高采烈么,结果这一转身就把我卖了!?

        想起这只牲口这段时间对自己做的种种过份的事情,校花同学一口小碎牙差点没咬碎,恶狠狠地把串好的鹌鹑放在烤架上,然后充满报复意味地把炭火拨大了一些——杨铸,你等着,今天不逼着你把这几串黑炭吃下去,老娘就跟你姓!

        跟他姓?

        额……

        好像从华夏传统意义上来讲,自己现在的确跟那只牲口姓了。

        念及至此,万清漪有些沮丧地把炭火再度拢小,然后接过小丫头递过来的烤网,把它也架在了烤架上。

        嗯??

        “喂,青措,你不想活了?竟然给那只牲口烤鸽子?”认出了烤网里面的东西,万清漪大惊。

        小丫头一脸无辜:“专家说了,如果我们想要怀上的话,平日里的机能调理就必须要坚持——而民间一直有一鸽胜九鸡的说法,杨铸虽然应该少吃点辣椒等辛辣之物,但是像这种能增强身体活力的东西,还是应该经常吃的。”

        万清漪抚额:“我的好妹妹诶……咱们家男人身体是个啥情况你又不是不了解,江湖传言,鸽子肉这玩意吃多了跟吃海鲜有啥区别?你忘了上个月的事情了?”

        额……

        上个月?

        上个月吃海鲜全宴的那次?

        想起那天晚上因为某人狂性大发,自己和清漪姐第二天不得不请了半天假补觉,小丫头瞬间就觉得小腿肚子开始哆嗦起来。

        “那、那怎么办?”小丫头声音都有些颤抖。

        “赶紧扔~”

        “糟了,那个牲口看过来了,还在不怀疑好意地笑,扔不了了……”

        “这样,咱们把火调大点,把鸽子烤成焦炭,我看他到时候还敢不敢吃!”

        不愧是铸投商贸当前实质上的一把手,商界著名的女强人,校花同学当机立断地做了决定——只不过那略显慌乱的语气和那副鬼鬼祟祟的动作,怎么看也像一个被老师抓包了的弱鸡学生。

        ………………

        大半个小时后。

        饥肠辘辘的杨大官人看着盘子里明显有些颜色不均的烤鹌鹑,撕下一条近乎被烤干了的腿,放在嘴里吱吱喳喳地咬了几下后,连带着骨头一起吞了下去。

        “诶?我不是看见有两只鸽子么?怎么没端上来?”似乎觉得鹌鹑烤的太干了,杨铸伸长脖子朝烤炉方向看了看。

        那两只鸽子可是萝卜同学从滇南寄过来“公斤鸽”——这种含有贺姆鸽血统,由陈文广老师在春城培育出来的鸽种,可是足足能长到一公斤,故名公斤鸽。

        一公斤重的鸽子,就算去掉内脏,怎么也得六七公两吧,那么大一只鸽子,他就不信还能被烤成肉干!

        听起杨铸问起鸽子,小丫头有些慌乱地从盘子里拿起一个院子里种出来的丑皮梨咬了一嘴:“那个……刚才火候没掌握好,鸽子烤糊了,所以、所以我们就没拿过来。”

        杨铸有些狐疑地看了看表情闪烁的小丫头,又瞅了瞅一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目光却很有些躲闪的万清漪一眼,没好气地说道:“那么大个鸽子都能被你们烤糊,我算服你们了!”

        说着,一脸肉疼地说道:“那可是每只价值20万元的鸽子啊!我连一口都没吃上,结果就这么被你们糟蹋了……你们这两个败家娘们!”

        作为肉用鸽种,公斤鸽再怎么贵也不可能贵到20万元一只,之所以价格那么夸张,完全是某位长着方脑袋的同学打算小范围尝试肉鸽养殖项目,这才用那一套老掉牙的手段敲了自己老同学40万大洋——这两年铸投商贸与希望农业科技在滇南除了那个用于乡村造景用的萤火虫养殖基地外,还搞了不少或用于饲料添加、或用于药用的昆虫养殖项目,眼见着这些项目都极有地方经济带动效应,萝卜同学受到启发,于是就打算在某地搞一个肉鸽养殖项目。

        被自家种的丑梨酸涩到嘴抽筋的小丫头苦着脸把刚刚咬进去的果肉吐了出来,看着黄白梨肉上的那半截虫子,小丫头一边用水果刀顺着轨迹,一点点地在梨肉上挖洞,然后有些不服气地说道:“谁叫你不会厨艺的——要是刚才能多一个人过来帮忙,那两只鸽子保准烤不糊!”

        杨铸翻了个白眼:“谁说我不会厨艺的!老夫只不过是……嗯,老夫只不过比较忙,没时间过去帮忙罢了!”

        听见这货好意思自称懂厨艺,一旁的校花同学顿时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嗯,这个我作证,我们的杨大官人的确会厨艺,而且极富创新和挑战精神——速冻过的羊腿都能直接拿出来上火架,上面还极为体贴地抹上了蜂蜜,可见咱们的夫君的确深谙【冰火两重天】的精髓!”

        听见自家女人敢戳自己的糗,杨铸不由得大怒,当场把校花同学拦腰抱过来,啪啪啪就是几巴掌甩在小pp上。

        “哎呀~你要死了啊!被下面人看见了你叫我怎么出去见人!”挣扎着爬起来的校花同学红着脸,一边捂着小屁屁,一边不由自主地瞅了瞅旁边的那栋别墅。

        杨铸哼哼了两声:“怕什么,他们又不是铸投商贸的人——再说了,人家有职业操守的很,不该看的绝对不看,就算不小心看见了什么,也会立马忘的七七八八。”

        完全无视自家清漪姐被欺负,小丫头有些沮丧地把全是虫眼的丑皮梨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有些疑惑地说道:“坏人,以前铸投商贸的那两队安保不是干的挺好么,为什么忽然要换成铸投国贸那边人?”

        这倒是实话,要说铸投商贸哪个部门看起来工作最轻松,那必然是安保部门了——华夏不比国外,虽然偶然有些事件,但整体环境是比较安全的,因此即便是给杨铸这位大boss做暗镖,其实也没多大压力。

        毕竟这货就是个死宅,等闲是决计不喜欢出门的,大部分时间其实只需要在旁边特意购置的别墅里24小时监测周边的动静就完事——将近一年的时间下来,那两队安保人员都快闲出病了。

        但是自从半个月前开始起,杨铸的安保工作就交由铸投国贸的一伙人来负责了——准确的说,是铸投私募甄选的一批专业安保人员来负责。

        至于原因,除了杨铸和吕思思,没人知道——即便是小丫头和万清漪也只是知道安保换人了,但为什么会换,她们也同样不清楚。

        听到小丫头问起这个话题,杨铸打了个哈哈,正想随便找个理由糊弄过去的时候,小屁屁被打的有些发麻的万清漪恨恨地说道:“这还用猜?但凡你平时多翻墙去看看猩猩网上的热点视频,就知道你家夫君最近又在闹幺蛾子——没见到这个牲口这段时间天天抱着那台破电脑敲来敲去么!”

        猩猩网?

        小丫头皱了皱眉,由于工作方向的不一样,她平日里倒是经常会登上斑鸠网去看一看,但对于斑鸠网的那个海外兄弟,却很少关注。

        虽然说以杨铸的身家,多加强点安保力量总归是没错,但是即便两年前杨铸在大洋彼岸搞出那么大阵仗,他也没特意加强安保,现在思思姐却忽然抽派了两队精英过来……莫不成,这个坏人这次搞的动作比两年前还大?

        没好气地瞪了万清漪一眼,杨铸右手一拉,搂住了小丫头的腰身,哈哈一笑:“你听万女侠给你瞎扯,什么叫闹幺蛾子?猩猩网最近不过是搞了几期关于漂亮国社会观察的视频罢了,其实说到底,不过是在为斑鸠网提供转载素材罢了——为了多吸引点流量,也为了全面了解漂亮国,咱们总得做点有深度的节目嘛!”

        而一旁的万清漪却是冷笑连连。

        社会观察?

        哼哼……

        自家男人摆明了是利用当前各国对于互联网流媒体监管法律不健全的漏洞,外加打着“新闻自由”的旗号在那兴风作浪——虽然在这一块,由于漂亮国办事效率的低下,短期内没法在明面上拿自己男人怎么样,但是私底下嘛……

        要知道,自家男人现在可是一口气动了猛山都、报业集团、芝加哥某团等数个财团的大蛋糕啊!

        虽然因为基础业务和新能源智慧汽车项目等原因,铸投国贸目前与这些集团之间关系其实已经变得错综复杂,属于既合作又对抗的那种;按照正常情况来讲,虽然未来必有一战,但目前不至于直接刚硬。

        然而……

        就怕他们跳出棋局玩阴的啊!

        要知道,就在上个月,有着“零售帝王”之称的家乐福保罗夫妇不幸在一场小型的飞机事故中离世(本书中时间线提前了,原本应该是03年12月6日的事情)——而官方迟迟没有给出事故原因不说,家乐福自己也对这一事件闭口不言,这就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了!

        虽然杨铸现在的综合实力其实已经比保罗强了不止一筹,真要是出点什么事,绝对是一场超级地震,但问题是……漂亮国的那几个超级项目,实际主体是铸投国贸的北美分公司啊!

        以铸投国贸北美分公司的人员构成和权限划定,真要是自家男人出点什么事……

        一想到后果,万清漪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没再敢继续想下去——也难怪吕思思会态度坚决地把安保人员撤换成由全国各地募集而来的精英了,换成是她,也绝对不敢在这种微妙的时间关口为这个整天作妖的牲口掉以轻心。

        …………

        见到万清漪在那皱着眉发呆,杨铸嘻嘻一笑,左手把校花同学也搂在了身边:“难得一家三口有这有悠闲时间在院子里bbq,你们能不能别败坏兴致?”

        见到这货又开始左拥右抱的,万清漪哼了哼,然后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旁的小丫头一眼——喂,你可是正宫娘娘啊,这会怎么就不吱声了?在这样下去,要不了多,这个牲口就敢把咱俩扔在同一张床上!

        接收到自家清漪姐的眼神,小丫头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然后象征性地挣扎起来,想要挣脱开自家男人搂在自己腰间的手。

        杨铸啪地一声,在小丫头的小屁屁上甩了一下,两眼一瞪:“给我老实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俩故意把鸽子肉烤糊了是什么心思——还不赶紧乖乖地给老夫喂食!”

        啊、啊?

        原来这个坏人知道了?

        感觉被抓包的小丫头心虚之下,顿时不敢反抗了,乖乖地伏在杨铸的肩膀上。

        另一边的万清漪显然有眼色的多,眼见事情败露,赶紧从盘子里撕下一根鹌鹑翅膀送了过去:“哎呀呀,不就是伺候一下夫君么……来,张嘴,奴家服侍大官人你进食。”

        杨铸心满意足地把那只烤的嘎嘣脆的鹌鹑翅膀咬进嘴里嚼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校花同学:“不错,不错,还是万女侠识趣!”

        说完示威式地扫了一边右边的小丫头……傻愣着干什么,该你了!

        哦、哦……

        屁股还在微微发疼的小丫头委屈巴巴地从果盘里拿了一个滋味实在算不上美妙的丑梨递了过去。

        哼,坏人,看这梨涩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