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1998之混也是种生活在线阅读 - 第613章 泥

第613章 泥

        正当陆菲菲在同班同学们混杂了嫉妒与敬畏的眼神中走出教室时,千里之远的双庆武隆,石燕同样被一大堆人围观——只不过与陆菲菲不同,她以及两名同伴所面对的,是二十多名村民充满提防与怀疑的缄默。

        作为温老的学生,她当然知道在华夏推行可持续发展农业有多困难,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即便是自己的老师在城口已经做了那么多案例,外加本地政府都出台了相应的支持文件了,自己在赵村想要搞个试点还那么艰难。

        扫了扫周围村民们不善的眼神,年仅二十多岁的石燕打起了精神继续有些徒劳地说服的同时,忍不住扭头看了看村口的的那条小道——昨天自己铩羽而归的时候,自己已经给自己的一位师兄打电话了,师兄说会找人来帮忙协调的,但是这都快下午三点了,怎么还不见人影?

        正当石燕心急如焚时,突突突的声音传来,一辆被泥浆和尘土糊得快看不清原本模样的摩托车出现在了众人视野里。

        见到这辆摩托车直奔自己这群人所在的院坝,等来了救兵的石燕先是一喜,旋即忍不住皱了皱眉。

        从对方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乡干部啊!

        要知道,这几年来,华夏农村这边的情况复杂无比,由于吃过了太多外来企业的亏,导致许多地事情如果没有本地村民或者乡村干部的牵头帮忙的话,要想有所进展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等到那辆摩托车在众人的注视下停在了院坝门口,石燕看清了车上人的模样后,即便是心里有些打鼓,她还是忍不住呆了一呆。

        这人……

        长得也未免太帅了吧!

        ………………

        短短三个月不到就被晒成了非洲黑人的司马鹏无悲无喜地拍了拍身上那层厚厚的土灰,把后背那个胀鼓鼓的背包脱下来拎在手里,然后走到隐隐形成对峙之势的两伙人面前,最后把视线定格在石燕和另外两名男同学身上。

        看了看眼前这位长相普通,且五官明显带有北方特征的女孩子,司马鹏眉毛皱了皱:“你们是试点小组的成员?”

        听到对方问话,石燕顿时回过神来,略有些紧张地环视了一圈村民后,这才点了点头:“是!”

        司马鹏嗯了一声,便没再继续交谈下去了,然后看了看那群朝着自己投来提防目光的村民,露齿一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司马鹏,是山城食品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业务专员。”

        山城食品?

        这群村民一呆,态度一下子就有些微妙起来,面面相觑了一番后,为首的老村长看了看眼前这位长得比大姑娘还好看的年轻人,有些狐疑地问道:“山城食品的专员?……你莫豁我哦,山城食品的人我听说过,他们不都穿着戏服么?你这副样子,看起来不大像嘛!”

        作为铸投商贸的子公司,山城食品的员工的工作服自然也是简装汉服,只不过款式跟总部有所区别罢了,这种堪称标新立异的制服,在当下这个年代,自然被许多人看成了“古装戏服”——而作为这一年多来在双庆地区声名鹊起的企业,老村长就算没有见过山城食品的员工,但关于他们各种各样的传闻毕竟还是听过的。

        听到老村长问起这个,司马鹏忍不住有些无语,简装汉服虽然是山城食品的制服,但穿着那玩意怎么骑着摩托车在山里乱钻?……他们这些专跑基层的外勤人员一般穿的都是便服的好不好!

        不过经历了近三个月的磨练,司马鹏自然知道单纯地在嘴上解释没什么效果,当下打开背包,微笑着把一本工作证和一张证明函递了过去,却是什么也没说。

        老村长接过了那本颇为精美与厚实的工作证,翻看看了看,虽然他看不懂这本工作证上那六七种包含了钢印在内的特殊防伪工艺,但那入手沉甸甸的份量与真牛皮独特的触感,立马就打消了他大部分的疑虑——这种与某些系统证件如出一辙的触感他很熟悉,如果是普通骗子,根本不会花那么大的精力去伪造这么一本证件。

        而等到他打开那张乡办公室开具的证明函以后,所有的疑虑顿时烟消云散——上面有着乡政府的钢印不说,开具的日期还是今天的,上面的姓名、公司和职位也对得上。

        确定了眼前这位年轻人真的是那家村村翘首以盼的企业员工后,老村长的态度顿时热切起来:“小领导,你今天过来……是不是打算考察考察我们赵村?”

        现在双庆这边的村子都知道,凭借着那十多个大型中央厨房和一系列项目的巨大体量,山城食品简直是一个行走的小财神——但凡只要他肯跟那个村子签订了长期供货协议,那庞大的供货量简直可以让整村人瞬间半脚踏入小康。

        看了看老村长和众人的期盼眼神,司马鹏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指了指石燕和另外两位男同学:“我今天主要是来给两边做个调停的。”

        听到司马鹏这么一说,老村长顿时失望地叹了口气,而旁边的几名村民也忍不住嘟囔了起来:“搞了半天,还是打算跟这些鸡儿都不懂的娃娃一起来豁我们!”

        看了看表情有些愠怒的三个大学生,司马鹏脸上的笑容不变,自顾自地用脚勾了一个小竹凳坐下,又毫不避讳地从桌子上拿了一碗看起来没有动过的白开水,告罪一声后,一口饮尽,一本脸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后,又啐了啐,把嘴巴里的细渣吐了出来,苦着脸说道:“这水放在外面多久了?上面都飘进灰尘了——老哥们也是不厚道,喝之前也不提醒一声”。

        见到司马鹏表情有趣,又是这么一副没把自己当外人的架势,几个村民们顿时嘻嘻哈哈地打趣起来。

        “哪个喊你自己喝之前不兴望上一眼的?今天风囊个大,放了一个多小时的水没得灰才怪啰!”

        “瓜娃子,怕是你吃到自己嘴巴上的灰了哦!”

        “怕啥子嘛,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我家娃娃跟你一样大的时候,有个头痛脑热的还专门从锅底铲灰泡水喝呢,一点点灰尘算囊样嘛!”

        面对着村民们的打趣,司马鹏或是操着极为别扭的双庆话反口笑骂,或是做揖求饶,短短十分钟不到,竟然就隐隐有跟眼前村民们打成一片的架势。

        见到氛围差不多了,司马鹏轻轻咳了咳,面色一整,对着老村长问道:“太公,跟我说一下嘛,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听见司马鹏把话题引到正事上来,老村长宛如橘子皮般的老脸抽了抽,开始叫起苦来:“小领导,说起来,乡里面早就发了通知的,说是最近在搞囊样实验,喊我们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配合这些小专家。”

        “按道理来讲,既然上面有指示,我们应该全力配合才对,但是这些小专家要搞的东西未免也太不靠谱了点……就算是要搞试点,你总不能拿我们的饭碗去冒险撒!”

        老村长话音刚落,另外几个村民就嚷嚷了起来。

        “是的嘛!囊样鱼稻混养项目,完全就是扯浑扯的嘛!”

        “还有那个啥子在稻田里面养螃蟹……老子种了几十年的地,第一次听到这种扯鬼谈的东西,你们这些娃娃到底有没有下过地!?”

        ………………

        抬手制止了石燕等人的反驳冲动,司马鹏笑眯眯地认真听完几个村民长达十多分钟的抱怨,这才转过头来看向老村长:“太公,所以……你们觉得鱼稻混养项目和蟹稻混养项目不靠谱,这才那么反对的?”

        老村长点了点头:“我们这些苦哈哈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一个个都种了几十年的地,别的不敢多讲,但地头上的那点事,还是懂一些的,这些小专家们的想法是好的,但是……”

        说到这,老村长瞅了瞅脸皮子有些发涨的石燕,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打个眼神再次制止了石燕想要反驳的冲动,司马鹏从背包里取出手提电脑,点进一个单机系统后快速地查了查,然后微微颔首:“从后台数据反馈来看,鱼稻混养项目的确不适合你们赵村——毕竟你们这边乡村旅游还没发展开来,农家乐几乎没有,而如果没有农家乐做支持,在各方面成本攀升的情况下去搞鱼稻混养,得不偿失。”

        见到司马鹏向着自己说话,老村长的脸上笑成了菊花,而一边的石燕则是眉毛高高竖起,先前对司马鹏的好感荡然无存。

        还没等到石燕拍案反驳,司马鹏又摸了摸下巴:“但是太公,实话实话,我觉得这个蟹稻混养项目倒是可以在你们赵村搞一搞——你们赵村虽然坐落在山坳,但并不缺水,而且螃蟹的经济价值高,其实是可以尝试一下的。”

        见到司马鹏转头又支持蟹稻混养项目,老村长有些皱眉,瞅了瞅那本一直没收回去的工作证,本着不愿意得罪未来财神的心思,老村长并没有开怼,而是沉吟了一下:“小领导,我知道这几位小专家是出于一片好心,我也知道螃蟹要是养得好,收入客观,可是……这事它不靠谱啊!”

        司马鹏一脸的兴趣与讨教:“哦?怎么个不靠谱法……太公,我年轻没学问,对于种田这事更是一知半解,您帮我说道说道,也让我长长见识?”

        见到司马鹏一脸的诚恳,老村长心里极为受用,当下轻轻咳了咳:“小领导,怕是不晓得,螃蟹是会打洞的——这么一乱拱,把苗的根拱歪了怎么办?而且我们种谷子,都是要把田围起来的,这个螃蟹一打洞,水一跑,谷子还囊个长?”

        司马鹏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然后把身子转向石燕,丢了个眼神过去。

        得到司马鹏的暗示,快被憋坏了的石燕立马说道:“村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螃蟹喜欢打洞没错,但是如果土里有植物的根茎,大部分螃蟹是不会打洞的——也就是说,只要控制好投放蟹苗的时间,等到水稻苗的根长稳了再投放,同时又在田坎上种植一些深根的植物,就不用担心螃蟹打洞的问题了。”

        “更何况,并不是所有的螃蟹都会打洞的,我们已经考察过了——江南的一家水产种苗培育所培育出来的大闸蟹新品种并不会打洞,它只会慢慢把身子组钻在泥沙表层,只要把握好蟹苗投放时机,对于水稻的生长一点影响都没有。”

        老村长鼻子里哼了哼:“就算如此,打药的事情怎么解决?——你怕是没种过地,不打药,稻虱一出来,整片田颗粒无收;但是一打药,螃蟹还能有几只活的下来?”

        石燕自信地笑了笑:“村长你就不知道了,螃蟹其实是可以吃虫的,只要每块混养田里,水稻的种植面积占比控制在1/9左右,光田里的螃蟹就能把稻虱虫吃的七七八八,并且把水系优化到一个非常优良的程度——如果水稻植株之间的间距再宽一点,控制在40公分左右,保持一个良好的通风环境,就连其它的病害都会大幅度下降。”

        顿了顿,石燕解释道:“在这一块,我们已经摸索出了一套相对比较成体系的方案;简单来说,就是通过科学的规划来构筑小型生态体系,用以预防各种病虫害——当然,前提条件是绝对不能使用农药,否则不但会造成螃蟹的严重减产,生态体系里其余的益虫也会灭绝,到时候就会出现生态失衡,各种疾病也会层出不穷。”

        老村长还没说话,一个村民嚷嚷了起来:“小专家,你以为水稻就只有稻虱这么一个问题啊,其余的病虫害呢?”

        石燕一脸的自信:“放心,希望农业科技已经推出了一系列生物防治剂,价格极为低廉不说,效果也非常好——只要你们根据指导手册来操作,不能说能解决100%的病虫害,但是达到80%以上的预防率是有保证的,生物防治剂再加上疏松化种植模式,别的不敢说,在你们赵村这种生态环境相对良好的地区,96%以上的综合防治率是绝对能保证的。”

        另一个村民跳了出来:“那施肥怎么解决?别以为我不知道,螃蟹想要长得好,水质就要有保证,到时候尿素一撒下去,螃蟹准得病上一大批——可是现在又不是以前,不撒化肥的话,一年下来,一亩地能给你打出200斤谷子就算谢天谢地了!”

        石燕一呆,这是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双庆这边的农民跟江南那边的不一样,由于思维习惯和生活方式的不同,他们第一在意的是作为保底的主粮作物产量,而非那些尚未被证实的经济作物收益——偏偏现在华夏土壤的肥力下降的极为厉害,对于绝大部分地区来说,如果不用化肥,单位亩产量的确产不忍赌;在土地肥力逐步恢复以前,头两三年出现近乎于绝收的情况都毫不稀奇。

        见到石燕被问住,老村长摇了摇头:“小专家,我觉得问题不止于此,按照你说的,如果混养田里只拿出1/9的面积来种水稻……那么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把它变成鱼塘来专门养螃蟹?到时候该打药的打药,该催肥的时候催肥,不但效益更高,也更加省事。你可能没干过农活不晓得,一边养螃蟹一边种谷子,需要耗费的精力远要比只养螃蟹或者只种谷子多得多。”

        石燕大急。

        直接变成池塘?

        那怎么行!?

        要是只养螃蟹,持续药物污染下,土地肥力和生态怎么恢复!?以有机化种植和精细化种植为内核的新农业模式怎么推广?

        而且就螃蟹养殖来说,双庆这边地理环境根本不占优势——真要是单纯为了推广螃蟹养殖,自己去江南不好么?那里的螃蟹养殖可是隐隐有了本地农业支柱的迹象。

        见到石燕憋的满脸通红,司马鹏哈哈一笑,把注意力转移了过去:“太公,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国家马上就要加大相关主粮的种植保护政策了,你们这些土地要是不种主粮而改作鱼塘,是要惹麻烦的!”

        老村长顿时一惊,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司马鹏——如果这事是真的,那么眼前这套略有些擦边球意味的蟹稻混养方案,反倒是对他们最有利的了?

        司马鹏见状,趁热打铁道:“关于土地肥力的问题,我觉得不需要担心,希望农业科技在双庆有着不少的农资点,他们的有机肥料又不贵,而且也在免费推广农家无害渥肥技术——到时候稍微咬咬牙,有机肥、渥肥、菌肥三样一起上,把基肥夯足了,水稻产量绝对不会比用化肥来的少,而且在这种混养模式下,有机肥种植的长期成本要比用化肥来的便宜,螃蟹的排泄物和水塘里的微生物本来就可以转化为肥料,只要坚持个三五年,这片地只会越来越肥,甚至连农药都不需要打。”

        老村长,犹豫了一下,有些为难:“我知道小领导和小专家是为我们好,可是我们之前根本没养过螃蟹,养死了怎么办?就算想养,买蟹苗和饵料、以及把地弄成小专家说的那种池中田的整改费用从哪里来?还有……双庆这边现在好像喜欢吃螃蟹的人不多,我们养出来后,卖给谁?”

        听到这三连问,司马鹏脸上的笑意不减:“太公,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第一,据我所知,所有的试验点都是ppp模式,由你们出地出人力,然后由这些专业人士做运营统管和技术指导——这里面可是有不少原本农校毕业的骨干,都是人家花了大功夫请回来的,技术经验丰富着呢,有了他们在一旁监督和指导,除非遇到天灾,否则你们想把螃蟹养死都难。”

        “第二,初期的启动费用,按照双庆地区实验的ppp模式来说,基本上都是由实验小组来出,如果他们的资金不够的话,还可以向双庆发展银行贷款嘛!——要知道,大华投资可是跟这些银行有合作关系的,只要是涉及这种新农业项目,但凡不是弄虚作假,那些低息贷款就不可能放不下来!”

        “当然,我也知道太公你们的担忧,毕竟朝银行借来的钱捏在手里不踏实——如果真的不愿意轻易找银行贷款的话,完全可以用一些土法子减少养殖成本嘛!”

        “蟹苗这块就不说了,虽然实验小组都有固定的种苗供应商,并且价格比较低廉,但这块该掏的钱还是得掏;”

        “但是作为成本最大头的饲料这一块,其实是可以想办法的;据我所知,除了水稻的花粉和浮游物之外,螃蟹最好是用活饵去喂养……那么简单,闲的没事的时候去河里面摸点螺蛳和河蚌过来,挖几个小水塘养着,尤其是螺蛳;以它的生长繁殖速度,只要勤快点,再搭配一点自家种的玉米之类的粗粮,完全可以解决至少将近一半的饲料费用。”

        “第三,至于养出来的螃蟹如何销售的问题嘛……”

        说到这,司马鹏想了想,然后点进系统里,噼里啪啦地操作一阵,又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写写画画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说道:“温老的原则,向来是想着法让那些富得流油的有钱人来养活咱们这些苦哈哈,因此这些螃蟹自然主要面向的是一二线城市的中产阶级——而事实上,铸投商贸和我们山城食品,也开始在布局这一块的生鲜销售和配送。”

        “只不过由于辽省盘锦、双庆城口和巫溪那边都已经报备了不少的蟹稻混养项目,根据我们山城食品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数据来看……以我的权限,暂时只能预留给你们赵村2吨的大闸蟹意向收购合同。”

        听出了司马鹏的言下之意,不只是老村长,身后至少一半的村民都忍不住狂喜——2吨的大闸蟹?

        发了!

        虽然这个数字其实很少,但要知道,螃蟹这东西本来就价格不便宜,2吨的收购量对于赵村这种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小村子狠狠发一大笔财了。

        而且螃蟹这东西是分级的,同样是两吨,但2吨一级品和2吨二级品之间的价格差了一大截,跟三级品之间的价差更是天壤之别;除此之外,公蟹和母蟹之间的价格区别也很明显——司马鹏单说给了2吨的收购量而没具体到品级,可谓是在暗地里给了诺大的优待!

        至于说收购价格……

        拜托,螃蟹这玩意是随行就市的,每一年、每一季的价格都不一样,你让人家怎么现在就给你定价?况且如果螃蟹这个行当水浑的很,给你签保底收购价来捆绑你,到时候只会惹出一堆子屁事,闹得双方都不愉快!

        再说了,现在双庆但凡长耳朵的人都知道山城食品给的价格出了名的公道,到时候你还怕人家坑你?

        见到老村长一副被金元宝砸的快晕厥过去的样子,司马鹏跟着傻笑了一阵,然后表情一肃:“太公,丑化说在前面——这些螃蟹可是要通过铸投商贸质检部验收的,铸投商贸对于商品质量的严苛程度是什么样子的,想必你也所有耳闻。”

        “我也不瞒您,所有收上来的螃蟹,铸投商贸都将会冠以【有机生态蟹】的名义进行销售——所以对应的,这些螃蟹就必须达到有机生态的标准!”

        “换句话来说,到时候你们村的螃蟹,可以个头不大,可以蟹膏不饱满,但是一定不能被检测出农残和激素——达标的,,我们会在市场收购价的基础上适当加些钱;但要是一旦被检查出不达标,对不起,合同作废!”

        老村长悚然一惊,略有些不安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石燕很有眼力劲地在一边解释道:“村长,司马专员的意思就是,如果想要让赵村的螃蟹达标,除了必须严格按照我们专业技术人员的要求和建议去做日常维护管理之外,还得预防同源污染。”

        同源污染?

        听到石燕嘴里蹦出来的词,老村长一脸的问号。

        石燕解释道:“所谓的预防同源污染,简单地来讲,就是混合田附近100米以内的其它田地不允许打药施肥,免得化学物质传导过来;混合田的引用水源也必须要单独甄别和选取,免得化学有害物质侵染——就连混合田的田梗上,也要大量种植龙葵、景天等超富集植物,用以减少土壤中诸如镉等重金属对于混合田水源的间接污染。”

        此言一出,不止老村长,其余村民也面面相觑起来——周围一百米不能打药施肥?还得重新引一条水源?

        如果仅仅只是麻烦一点也就罢了,毕竟混合田本身的管理就够麻烦的了,他们这些常年在地里劳作的人也不差多使那点力气。

        但是,村里面的农田拢共就那么几百亩,还基本上都是扎堆在一起的,你不让周围一百米的农田打药施肥……这可是会引起严重矛盾的!

        一边是金娃娃,一边是棘手无比的大麻烦,饶是村长无比渴求那2吨大闸蟹所带来的经济效益,此刻也不由得犯了难。

        司马鹏微微一笑:“太公,其实刚才我有件事忘给你说了。”

        “达标之后,混合田里所产的【蟹香米】,我们是专门用于东北亚出口的——价格嘛,大约是普通大米收购价的2.5倍左右,也就是2.8~3元/斤左右的价格;”

        “虽然说不搞蟹稻混养项目就种不出来蟹香米,但实际上,经过我们的探索,发现双庆这边适合搞蟹稻混养项目的地方,只要让土地进行2-3年的有机化恢复,把肥力提上来后,其实同样适合种植铸华基因实验室和希望农业科技公司刚培植出没多久的【无糖大米】。”

        看了看一头雾水的老村长,司马鹏解释道“太公,所谓的无糖大米,其实应该叫做【益糖米】比较合适,它是专门研发出来针对糖料病患者食用的一种大米,除了含有大量抗性淀粉外,这种米里面含有元素3+铬,到身体里可以很好的把糖分泌掉,也能促进病人体内胰岛素的分泌。”

        “但是,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大米由于有着极强的人群针对性和功能性,并且具备较强的刚性需求,在产量稀少的当今,价格极为不菲——目前为止,这种益糖米的收购价已经达到了8元/kg的价格。”

        听到这个让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的价格,老村长觉得自己嘴巴发干:“小、小领导,你的意思是……?”

        司马鹏一脸认真地看着他:“太公,我的意思是,如果大伙愿意,我们采用【大田连片承包】+【多项目融合】的方式,挑选一个合适的地形,把整片大田都包下来,然后搞混养种植的搞混养种植,愿意改造土壤去种植益糖米的去持续有机化改造——放心,只要有意愿种植有机益糖米,在没有什么产出的头三年,我们公司会给予1200元/亩/年的补贴。”

        这一下,所有人都心动了,每年1200元/亩的补贴?

        综合评估下,这几乎就覆盖了传统种地的所有成本——要知道,虽然农户们种出来的水稻会有一部分留作自用去支撑自己的生活开支,但投入到里面的种子化肥农药同样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两两均摊之下,就算自己花钱向同村人买粮那也绝对不亏!

        更重要的是……只要肯用这笔补贴中的一部分持续改良土壤,2-3年后,自己就可以种那个所谓的益糖米了——那可是稳赚不赔,一斤顶6斤的宝贝啊!

        我滴个乖乖,老村长还没回话,身后的几名村民顿时嚷嚷起来:“这个法子好,只要你们公司跟我签订收购合同,我立马把土地并进去!”

        老村长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回头瞪了几人一眼:“什么叫跟你签收购合同?这是合作项目,就算是要签,也是跟村合作社签!”

        说完后,看了看身后那些眼睛里放光的村民,老村长哼了一下,转过头来看向司马鹏:“小领导,这法子……我看成!”

        见到对方答应了,司马鹏露齿一笑,然后取了张名片递了过去:“那成,你们抓紧时间跟实验小组成立新公司,完事了后通知我一声,到时候我带着意向收购合同过来。”

        接过那张名片,几名村民仿佛看稀罕玩意似的在手中传来传去,一名村民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拍大腿:“糟了,放蟹苗还好说,可是九月谷十月蟹,谷子熟的时候螃蟹还没长成……到时候怎么收谷子?用机器的话,把螃蟹压死了怎办?”

        石燕微微一笑:“这个其实也不复杂,大闸蟹有较强的趋光性,喜弱光而怕强光,所以白天一般不喜欢出来;等稻谷熟了后,只要晚上挂上几排不刺眼的电灯,就能把他们引出啦,到时候自然就可以收割稻谷了——当然,为了不误伤大闸蟹,机器是肯定不能用了,得人工收割。”

        那名村民表情苦了苦:“啊?要大晚上地下田人工收割啊?那不是工作量又得翻倍?”

        老村长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个瓜娃子!以前苦死苦活一年下来就拽个几百块钱也没见你喊累,现在一年能赚好几千,只不过喊你晚上收一哈谷子,你就在那叫苦连天的!还用机器?——你娃儿扣到起屁眼对天讲,你这辈子摸过收割机没得!?”

        那名村民讪讪地笑了笑:“我这不是想到要跟小专家们搞合作,他们一个个都是有学问的城里人,到时候收谷子肯定都是用收割机的嘛!”

        石燕闻言,顿时轻笑了起来:“我们哪里是城里人?我们跟你们一样,都是光脚踩泥巴的新农人!”

        司马鹏见到事情已经解决了,微笑着把装有各种资料的电脑放进包里,然后在众人的一阵挽留下打着揖告罪离开——他现在每天都有跑不完的工作,公司开始配合温老的新农业计划以后,他更是每天要累到深夜才能回去;而且与他在各村遇到的各种困难和挫折相比,眼前这事根本不值一提,因此即便是今天没有其余工作,他也没这个脸皮留下来蹭吃蹭喝。

        轻轻跨上脏兮兮的摩托,跟众人挥手道别后,奔驰在崎岖山路上的司马鹏忍不住有些出神。

        自家姐姐昨天打电话过来,说是最近要来成都,自己到时候要不要向那位极为看重自己的付总请个假,跑过去陪她一天呢?

        还有,那么久不见娉婷了,她一个人留在泉城,会不会害怕?

        嗯……

        今年过年的时候,要不要把她带给母亲看看,然后把两个人的终身大事定下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