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飞宇苏映雪在线阅读 - 第2009章 风中凌乱

第2009章 风中凌乱

        ,天行医尊    !

        一句“觉悟”,向兴华主仆三人脸色大变。

        “噗通”一声,向兴华有样学样,一下子跪倒在地上,并且膝盖爬行惊慌的来到陈飞宇跟前,求饶道:“陈……陈少侠,是我有眼无珠冲撞了您,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再饶过我一次……”

        “我已经饶过你一次了。”

        陈飞宇冷冽的声音,犹如死神的低吟,突然伸出剑指。

        只听“嗤”的一声,一道白色凌厉剑芒破空而出,瞬间刺穿了向九明的额头。

        向九明都没反应过来,已经“噗通”一声倒在了地面上。

        血流如注。

        陈永明先是一声惊呼,接着就是一阵解气,之前他被绑在树上,在大庭广众之下不知道被向九明狠狠抽了多少鞭子,成为不少人的笑话。

        如今向九明死在陈飞宇的剑下,陈永明顿时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感觉,对陈飞宇充满了感激。

        计文泽脸色大变,眼眸中透露出惊恐之色。

        他就站在向九明的身边,刚刚那道剑芒迸射而来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向九明就死了。

        如果那道剑芒的目标是他的话,现在趟在地面上的就不是向九明,而是他计文泽。

        “噗通”一声,计文泽双膝一软,同样跪倒在了地上,求饶道:“陈少侠,求求你,不要杀我……”

        向兴华更是神色惊恐:“是……是我不对,陈少侠是……是闻名天下的……大人物,不会跟我这种小人物一般……一般见识……”

        陈飞宇挑眉说道:“我的确懒得跟你一般见识,所以之前才会饶你一命,但我陈飞宇一向言出必践,之前就警告过你,如果你再来找我的麻烦,后果会非常非常严重,如今的结果,是你咎由自取。”

        他刚说完,又一道剑气从指端破空而出,瞬间在计文泽额头上留下一个血洞。

        计文泽软瘫在地面上,依旧睁着的双眼中,保留着临死前惊恐的表情。

        一句杀一人!

        向兴华越发的惊恐,脸色吓得惨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道:“陈少侠……陈少侠千万不要杀我,只要您不杀我,我以后给您做牛做马……不不不,以后整个向家,都听从您的差遣,您说西,我们绝不往东……”

        “你引以为豪的向家,还进不了我的法眼。”

        陈飞宇说罢,剑指对准了向兴华的额头。

        “不……不要……”

        向兴华瞳孔瞬间收缩,心中涌起一股极致的绝望感。

        突然,他恶向胆边生,猛地出手,双掌向陈飞宇拍去,作垂死之挣扎!

        只听锐利的破空之声响起,陈飞宇指端剑气已经迸射而出。

        向兴华的双掌刚攻到一半,额头已经被剑气贯穿,掌心所凝聚的力道顿时溃散,软软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澹台子豪彻底惊呆了。

        他之前就听说过陈飞宇的事迹,知道陈飞宇行事杀伐果断,但如今亲眼见到陈飞宇一句话杀一个人的冷血手段,还是为之震惊,这特么那是杀伐果断,简直就是睚眦必报!

        澹台子豪心里又是庆幸又是后怕。

        他连忙竖起大拇指,拍马屁道:“向兴华这种小人物,竟然也敢来挑衅姑爷,真是瞎了他的狗眼,原本姑爷已经饶过他一次了,他竟然还不识好歹恩将仇报,如今死在姑爷手中,绝对是咎由自取!”

        陈飞宇看向了澹台子豪。

        “姑爷……姑爷有什么吩咐吗?”澹台子豪顿时吓了一跳,嘴角保持着谄媚的笑意,额头冷汗涔涔而下,生怕陈飞宇反悔,来找自己的麻烦。

        陈飞宇摸摸下巴,说道:“之前向兴华曾说过,他拿到了加入澹台家族的内定名额,既然你跟他认识,看来内定的资格是你给他搞到的?”

        于紫俏脸一板,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澹台子豪,冷冷地道:“还有这种事情?”

        澹台子豪脸色一变,连忙解释道:“向兴华的父亲每年都没少孝敬过澹台家族,这次家族广收弟子,向家又孝敬了不少银子,买了……买了一个内定的名额……”

        于紫冷冷地道:“之前族长就曾再三吩咐过,这次广收门徒一定要公正严明,以便挑选出资质最好的门徒进行培养,扩充澹台家族的实力。

        你竟然敢收钱贩卖名额,要是让族长知道了,一定没你好果子吃。”

        “紫小姐饶命,千万不要告诉族长。”

        澹台子豪额头汗水淋漓,连忙低声求饶,心里一阵委屈,整个澹台家族,拿钱卖名额的又不只是他一个人。

        “饶过你也不是不可以。”陈飞宇拉过一旁的陈玉嫦,道:“她叫陈玉嫦,把向兴华的名额让给她,这件事情就一笔勾销。”

        陈玉嫦万万没想到陈飞宇会来这么一出,惊讶之下有些手足无措。

        接着陈飞宇又看向于紫:“这样做没问题吧?”

        刚刚还一副厌恶金钱交易的于紫,面对着陈飞宇,嘴角立即绽放出了笑容,点头道:“飞宇以后是澹台家族的姑爷,当然没问题。”

        同一件事情,截然不同的态度。

        澹台子豪心里一阵腹诽,表面上却是连连点头,竖起大拇指道:“姑爷放心,这件事情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就行。”

        陈飞宇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陈玉嫦万万没想到,这种天大的好事会落在自己的身上,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感激地对陈飞宇道:“飞宇,谢谢你。”

        陈飞宇笑了笑:“这一路上你对我鞍前马后,这是你应得的。”

        陈玉嫦越发的感激,只觉得能够碰到陈飞宇,是自己一生中最为幸运的事情。

        于紫心里一跳,总觉得陈玉嫦看向陈飞宇的眼神之中,似乎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心里暗暗下定决定,等以后陈玉嫦加入澹台家族后,得尽量减少陈玉嫦和飞宇见面才行。

        “那……那我呢?”

        陈永明等了半天,都没见到陈飞宇提到自己,连忙指着自己跳了出来。

        “你?立志让我刮目相看的你,当然是得参加弟子入门比试,靠自己的本事进入澹台家族才行。”

        陈飞宇说罢,搂上于紫纤细的腰肢,向前方走去。

        陈玉嫦和澹台子豪连忙跟在了后面。

        只留下陈永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