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日月风华在线阅读 - 第一四零二章 化月

第一四零二章 化月

        秦逍自然而然地一只手臂环住影姨的腰肢,大雨之中,却是柔情蜜意。

        影姨的吻甜腻异常,秦逍唇齿生香,好一阵子过后,影姨才松开,美丽的眼眸子凝视秦逍,面带妩媚风情,柔声道:“你累不累?”

        秦逍立时明白过来,折腾了这一晚上,渐近黎明,有一次双修的时辰已经来临。

        之前影姨觉得双修下去没有结果,准备中断,秦逍却是再三劝说,但却不知影姨到底是何心思。

        此刻影姨主动贴上来,那分明是想继续试下去。

        “不累!”秦逍语气坚定。

        影姨既然为了练功如此努力,自己又怎能不尽心协助,一只手在水下抱住影姨一条玉腿抬起,正要行事,影姨却是轻轻推开,转身向岸边过去,秦逍一怔,只以为影姨是要回屋,跟在后面。

        孰知影姨靠近岸边,却并没有上岸,而是两臂轻轻撑在案上,这浅水处的水深直到膝盖处,影姨这样的姿势,便让一轮雪白的圆月出现在秦逍眼前,浑圆饱满,令人炫目,更要命的是影姨回首看过来,眼神迷离,妩媚动人,秦逍只觉得热血上涌,已经上前来,凑近过去,直捣黄龙。

        待得风雨停歇,空气中弥漫着林叶和泥土混杂在一起的芬芳香味。

        影姨此刻却是立于水中,只有螓首显露在外面,双手交错于胸口,双目紧闭,秦逍却是惊讶地看到,影姨身边的池水,竟然开始翻滚,就像是被烧开的沸水一般。

        他不知是何缘故,但却不敢上前打扰。

        一番缠绵过后,影姨并没有上岸,而是直接在池水之中练功,一开始也并无什么动静,但过了小半柱香的时间,就出现现在这种奇怪的情景。

        秦逍见得影姨的神情平静,似乎神游天外,猛然间意识到,难不成今晚修炼忘情诀,影姨已经有了突破?

        他此时坐在浅水处,背靠岸,身体在水中,颇为凉爽。

        双修过后的欢愉尚未散去,秦逍看着影姨美艳的容貌,甚至还想继续双修,但这时候不敢打扰,寻思着正好借这个空闲,也是是修炼忘情诀,看看能否有所进展。

        内力运起,脑中还是绮念难消,影姨那满月般雪白的腴臀在脑海中难以消散。

        只是池水清凉,小片刻之后,秦逍脑中影姨雪白浑圆的腴臀竟然渐渐幻化成一轮圆月,皎洁如雪。

        说也奇怪,本来那腴臀在脑海中浮现,让秦逍小腹火热,心神悸动,待得雪腻腴臀幻化成圆月,本来躁动的心思却渐渐宁静下来,再加上周身都浸泡在池中凉水中,秦逍竟是感觉到一团微暖内劲从腹间开始缓缓扩散。

        本来那股内气向各处经脉扩散开去,但循着忘情诀的功法运气,腹间那团气却又开始将弥散开去的内气收聚回来,随即如同慢腾腾的小虫一般,一点点向上延伸,抵达到上腹中注穴,中注穴立时充斥着一股暖意,但那如同虫子般的内气依然慢腾腾地继续向上攀爬,速度比之一开始还要慢上许多,似乎度过漫长的时间,才终于抵达到商曲穴。

        此时此刻,秦逍脑中不但没有了影姨雪白圆臀的影像,而且腴臀幻化的圆月也是消失不见,身心竟是沉浸到那股内气上面,凝神静气,耐着性子等待着虫子继续向上攀爬。

        那股内气虽然延展的速度极慢,但所过之处,经脉之中却是暖意融融,让人说不出的惬意,而且内心期盼着那股内气能够继续向上爬。

        本来秦逍以为那股内气抵达商曲穴之后,还会继续向上爬,继而能够抵达阴都穴,可是内气到得商曲穴后,虽然感觉它似乎有意要继续往上延展,但总是差那么一口气,就是无法从商曲穴内爬上去。

        一开始秦逍还有耐心等候,但内气始终无法突破,这让他心中开始急躁起来。

        骤然间,那股内气非但没有继续往上爬的迹象,反而缓缓下沉,从商曲穴落下之后,继续向下面的中注穴退去。

        秦逍虽然沉浸其中,但已经知道事情不对,脑中神智清醒地明白,那道内气不进反退,肯定是因为自己太过急躁,只要心神不宁,直接就影响到那道内气的行动。

        等他明白过来,那道内气已经退入到中注穴,而且还没有停止的迹象,继续下落,待离开中注穴沉入腹间的时候,立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秦逍再次按照忘情诀的法门运气,才发现根本无用,那股内气不再出现。

        他知道强行运气无用,只能收功,睁开眼睛,发现影姨依然是立于水中,像一尊雕塑般动也不动。

        环顾四周,才发现天色已经依稀亮起来,却是明白,不知不觉中,自己至少已经修炼了个把时辰。

        影姨还没有收功,只能证明她还在继续突破。

        本来朱雀对修炼忘情诀已经失去希望,甚至打算放弃,实在想不到这雨夜野战之后,在池水中修炼,竟然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秦逍明白,那道内气出现,肯定是自己修炼忘情诀有了反应。

        那道内气沉底消失,自己再修却没能出现,原因其实并不复杂,他也是领悟其中的关窍,那只能是因为双修过后的修炼时机已过,那团内气只有在双修过后亢奋还没消失的时候才能运气出现,出现过后,就必须迅速忘却欢愉,进入忘我之境方能运气向上突破,但凡有一丝杂念,那股气息便不进而退,直至消失。

        也就是说,再想修炼,就只能等下一次双修过后,趁着双修余韵未消的时候将其召唤出来。

        明白了这一点,秦逍心下顿时振奋。

        也幸好影姨并无放弃,否则就白白葬送了突入大天境的大好机会。

        虽然这次失败,进展不大,但秦逍却对下一次充满了期待。

        影姨身边的池水始终如同煮沸了般翻滚跳动,秦逍不知道自己练功的时候,是否也是如此,毕竟练功时完全沉浸其中,根本无法察觉周围的状况,但既然都是修炼忘情诀,状况大概一样。

        随即心下有些后怕。

        两人同时修炼,进入忘我之境,对周围的情况一无所知,如果巴山剑客去而复返,那真是一剑一个,死的无声无息。

        看来下次修炼真的要更加谨慎,定要寻觅一个隐秘之所,一定要保证两人在修炼的时候,不被任何人打扰。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天色完全亮起来,水下影姨雪白丰腴的身子若隐若现,随着她身边池水翻滚,胸前两团腴沃也是在水中荡漾,炫目至极,秦逍看在眼里,喉咙微动,此时已经收功,绮念再起,恨不得上前一手一个握住把玩。

        忽见到影姨收功,秦逍立刻移开视线。

        很快,就听得水声响起,秦逍循声看过去,却见影姨正像一条美人鱼般靠近过来,那成熟美艳的面庞满是惊喜之色,秦逍知道她心情,本来已经丧失希望,却有绝处逢生,饶是这位道门仙姑修为高深喜怒不形于色,此刻却也是难掩激动之情。

        他见影姨过来,故意张开双臂,做出要抱住影姨的姿势,本以为影姨会躲开,但这次影姨却是直接投进他怀抱,秦逍立时抱住她雪腻如玉的柔软身子,香喷喷的沁人心脾,柔声问道:“到了哪里?”

        影姨一怔,但立刻明白过来,笑道:“你也成功了?到了哪里?”

        “升到商曲,忽然想起你,又退了下去。”秦逍沮丧道。

        影姨却是难得主动地凑近,在秦逍唇上吻了一下,道:“不妨事,有了第一次突破,下一次必然会更进一层。我突入步廊穴,便难以再往上,心中略有些急躁,它便退了下去。”

        “不碍事。”秦逍一只手环着影姨腰肢,另一只手则是在影姨饱满的腴臀上轻轻抚摸,那里圆似满月,绸缎般光滑,却又挺翘弹手,轻声道:“下次咱们再试一试,既然知道差错出在哪里,下次便可避免。”

        影姨微点螓首,叹道:“我本已放弃,幸亏你劝说,看来你真是我的福星。”

        饱满的酥胸贴在秦逍胸膛,秦逍却是浑身惬意,如果不是时间未到,要留着精力准备下一次双修,恨不得在这池塘中再来一次,抱着影姨柔软的娇躯不舍放手,却见到影姨本来欢喜的面庞忽然黯淡下去,柳眉蹙起,似乎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问道:“影姨,为什么发愁?”

        “我本想如果这次失败,明日便立刻启程回蓬莱岛。”影姨苦笑道:“但想不到今日却有所进展,如果要修满,还有三天,可是继续耽搁三天,我......我只怕时间来不及。”

        秦逍诧异道:“怎么讲?”

        “我几乎可以断定,一定有人趁这个时候前往蓬莱岛。”影姨肃然道:“而且其中一定有巴山弟子。巴山剑派急不可耐要成为江湖之主,派了顾凉亭带人来追杀我,也一定会派另一路人马迅速赶往蓬莱岛,抢夺岛上的武学宝典。比起我的首级,巴山剑派对岛上的藏书库更感兴趣,抢夺宝典宜快不宜慢,若是迟了一步,他们也唯恐会被别人占了先。”

        秦逍皱眉道:“如果当真是如此,蓬莱岛那边就是岌岌可危了。”

        “师尊离岛的时候,只留下尚付师弟和六十多名天斋弟子保护蓬莱岛。”影姨一脸担忧,道:“尚付师弟五品修为,留守蓬莱岛的弟子大都是老弱,师尊将岛上的精锐几乎全都带走,也并无想过真有人敢进犯蓬莱岛。”秀眉紧蹙,道:“如果巴山剑派派出精锐攻打蓬莱岛,尚付师弟和岛上的弟子们发根本无法应付,大难临头。”

        “岛上可设有机关?”秦逍问道。

        影姨点头道:“确实有些机关,但聊胜于无。师尊修为高深,又自视甚高,从未想过会有人敢攻打蓬莱岛。当初还是我谏言,凡事都要以防万一,所以才在岛上修建了少许机关作为防备。凭借那些机关,尚付师弟他们或许抵挡一时,但终究会被攻破,一旦被敌人杀到天师殿,岛上也就无力回天,而且他们很快就能找到藏书库.....!”

        秦逍也是脸色凝重,心中知晓,无论是被澹台悬夜还是巴山剑派得到藏书库的那些武学宝典,后果都是不堪设想。

        巴山剑派除掉东极天斋,下一个目标就是剑谷。

        剑神过世多年,剑谷如今还能安然无恙,倒也不只是因为小师姑等人的存在,其实重要的缘故,一是当年剑神的余威犹在,二来也是因为剑谷远在关外,曾经中原武林聚集各大门派攻打过一次,铩羽而归,所以此后无人敢轻易进犯。

        但巴山剑派如果尽收天斋武学宝典,很快就能扩张势力,以领袖江湖为目的的巴山剑派也一定会聚集力量将剑锋指向剑谷。

        秦逍虽然不是正式的剑谷弟子,但与剑谷渊源已经是深厚无比,当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剑谷受到威胁。

        即使那些宝典不为巴山所得,却被澹台悬夜占了去,澹台悬夜以此收买笼络江湖势力,可以派出一批又一批高手前来东北行刺,甚至以江湖力量对所有反抗势力施行斩首策略,那更是后患无穷。

        所以无论如何,蓬莱岛的宝典绝不能落入这些人手中。

        “影姨有什么打算?”

        朱雀却是低下螓首,一脸愁容,显得十分为难。

        秦逍能理解她的心情。

        忘情诀好不容易有突破,再有三天,也许就能够境界大成,在这节骨眼上,双修自然不可中止。

        但巴山剑派既然已经派人追杀到东北,那么蓬莱岛也是岌岌可危,耽误一天就是一天的事,朱雀现在肯定是恨不得化身云雀飞回蓬莱岛,竭力保住那些宝典,实在不成,也要将藏书库销魂,不能让澹台和巴山得了去。

        如此情势下,影姨自然是左右为难。

        秦逍微一沉吟,深吸一口气,似乎下了决心,一只手挑住影姨柔润的下巴,令她看着自己,凝视那双迷人的眼眸,柔声道:“我和你一起赶回蓬莱岛,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得逞。”